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ooc嚴重有


※bug嚴重有


————————————————————————>


「噗哈哈哈!無理!」織田信長放肆地大笑幾聲,「憑什麼你自稱壓切?!」
「憑這把刀。」長谷部舉起手中的刀刃,上面的刀拵讓織田信長心中隨即有了個底。
「好,我就這麼信你一回!」織田信長嚷嚷著,「所以你怎麼?懦弱無能到從黑田那兒跑回來了嗎?!」
「我已經不屬於他了。但我回來也不是要您收留我。」長谷部頓了頓,「只是希望您能夠把從未對我說的話說出來。」
「有何根據?」
「臆測。」
「有意思!」織田信長大笑,「你就這麼好奇?」
「有怎樣的主人就有怎樣的刀。」抬眼,長谷部直直盯著眼前的那人,「直話直說,不要拖泥帶水!」
「放肆!」織田信長怒喝,將手中的刀快速地往長谷部身上丟,而長谷部竟也游刃有餘地接下,「喂!壓切,聽好了!」
「?」
「不出所料跟我想像中的一樣,你是個很棒的男人,值得讚許。記著,好好地去守護你該守護的東西吧!」
兩個人衝著對方一抹笑容後,忽然房門外碰的一聲,他們往著門口的方向看。
「就說了不要推我啊!」不動對著剛剛推他進去的鶴丸大吼,然後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甘酒。
而後不動注意到了那兩人的視線並看向他們,噘了噘嘴,「信、信長公。」
織田信長望著他腰間的刀,然後又抬眼與他對視,「你,過來。」
不動望著眼前的人,乖順的往著他的方向走。
在信長面前停下後,不動手中的甘酒隨即被信長搶走,接著信長將那瓶甘酒快速地往地板上一丟,杯子也因此破裂,杯中的酒從裂痕之中流了出來。
「……!!!」不動看著碎掉的杯子,接著將視線調回到信長的身上,「……你在幹什麼?」
「你是不動行光吧!」
「唔!」被叫到名字而驚訝了下,不動收起平常那副放肆的表情,「是又怎樣?」
織田信長往前走了幾步,然後揉了揉不動的頭,「這副沒出息的樣子是鬧怎樣,虧我當初還稱讚你啊!」
不動緊皺眉頭,打掉織田信長在自己頭上的手,而信長也沒有因此責罵他,「戒掉借酒澆愁的壞習慣吧,只會這樣改變不了現況的。」
「…你又知道了?」
「難道你看過老子我遇到困難時有難過過嗎?」
不動想起了信長的父親逝世時,他可沒有多大的起伏,甚至一反傳統,對父親的佛龕投擲抹香。
「沒有。」不動緩緩低下頭,又想起了他之前唱過的一首詩,「…人生五十年,如夢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長不滅。」
「人生百態,只專注在某件事上面是會吃虧的。」
不動抬起頭來,看著織田信長微笑的臉龐,釋懷似的擺出了大大的笑容,回應著信長的表情。
織田信長摸了摸兩人的頭,和樂的氣氛卻在下一秒支離破碎。
門外急促的腳步聲陣陣傳來,近臣森蘭丸高聲大喊著,「信長大人、信長大人!!」
這時刀男們隨即感應到了暗墮的氣息,長谷部隨即大喊:「…是溯行軍!!大家注意!」
「信長大人,外頭有軍隊襲來!」
「是誰?」
「旗幟上的家徽似乎是水色桔梗圖樣!」
「水色桔梗圖樣的家徽…明智光秀!」織田信長睜大了雙眼,後又像是壓抑一般,「沒有辦法,現在不是深究原因的時候。快去叫大家起床,拿起長槍準備迎擊!」
「是!」森蘭丸跑出房門,火速之內將本能寺裡頭的衛兵召集起來準備對抗明智光秀叛變的大軍。
但因為寺內的衛兵不算多,織田信長可說是將近壓倒性的不利。
織田信長拿起弓箭射殺敵方的士兵,但敵軍的人數絲毫不減。嘖的一聲,織田信長看著手臂中傷的傷口,血液如河流般源源不絕地流了出來,「後退!進去寺內!」
織田信長一行人就這樣退到了本能寺的主殿。
途中某些人因為被敵方的弓箭以及槍砲打中而喪失性命,現在主殿內的人只剩下織田信長而已。
「這就是命運嗎…哈哈。」織田信長冷笑著,倉庫存放的火藥及大炮因沾到敵方投來火把的殘火而紛紛燃起,本能寺已經深陷大火之中。
織田信長看著隨身帶著的短刀,沒說什麼,擺出一副滿足的笑。


熊熊烈火,黑煙瀰漫,已經將最後一批溯行軍砍殺完並順利逃出焚燒中的本能寺的付喪神們,停留在不遠處看著寺院即將被大火所吞噬。
長谷部望著那片火紅,眼裡映出的似乎又是另外的景象。
不動回憶起往事,然後擦了擦眼角。
其餘四人什麼都沒說,靜靜地待在兩人的身後,默契地等著其中一方道出「回去吧」類似的話語。
「讓信長公他…安詳的走掉吧。」不動走到長谷部身邊,看向本能寺的大火,「告訴你,在他死去前一刻,他的表情,是個很滿足的笑容。」
看著正燃燒旺盛的火光,長谷部眼裡閃著晶瑩的淚珠。


——『壓切。』


——『跟我想像中的一樣,你是個很棒的男人。』


——『去守護你該守護的所有東西吧。」


長谷部擦擦眼淚,然後邁開腳步,「走吧,回去吧。」
不動看著離去的背影,沒多說些什麼,只是跟了上去,而其餘四人,在相視而笑的那之後,也邁著步伐跟著前方的兩人前進。


————————————————————————>


我的腦袋快燒壞了

信長bug嚴重...不是說好信長很難捉摸的嗎!!(誰跟你說#


下一章正式完結撒花

啊,我好累

我摔跤了需要hsb抱抱才能起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