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亞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
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利/斑岚/泉真/泉岚
 

不動公關paro
2018.5.27去七號盒子攝影棚拍的!
因為期末太忙,所以一直到剛剛才有時間開始修片()
很高興被親友約去拍公關paro XDDD
其實當天去拍的時候肚子絞痛得要命,前一天晚上完全沒睡,再加上早餐午餐都沒吃,身體狀況爆炸差,但約拍時間一到還是硬著頭皮上陣(
拍到後面其實超想睡XDD(欸)腦袋裡全都是「不能睡!不能睡!還在棚拍!」的68號字彈幕一直洗腦😂😂拍到最後的表情都拍得很僵硬,一直在好想睡和不能睡之間掙扎(笑
幸好一起拍攝的小夥伴們人都很好,要不然我真的會睡下去(
啊這次是織田組的公關paro,但顧慮到一些問題,所以只有放我的單人照這樣!

不動行光(公關paro ver.)CN:闋九
Photo Thanks:狐狸、趴趴貓

《【合奏明星】泉嵐 碎片01 隱藏》

※時間線設定在DDD之後一陣子。
※劇情自行捏造,請注意
※泉嵐屬於官方,OOC屬於我
※有bug(?)注意

第一章 隱藏

『我們大家,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心意。』

鳴上嵐回憶起曾經在某一本書上讀過這一句話,自始至今一直摸不清其中的意涵。
他停下動作並思考著,卻在極力思慮之際,被眼前的人拉回現實──

「發什麼呆啊?是嫌練習的次數太少嗎?」

他看向眼前的那人,沉穩的灰色髮絲、以及冰冷的湖藍色雙眼。
望進去,深不見底。
猶如真正的湖泊一般,迷迷茫茫、變化莫測、難以捉摸。

……嗯,或許真的是如此吧。

他如此想著。

§

作為一個完美的偶像,鳴上嵐絕對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易達成、甚至到達

“今晚圣诞老公公我就要来送礼物了,乖孩子们最好在今晚给我准时睡觉啊?”

——

画了圣诞泉泉賀卡!衣服参考岚姊姊的新卡面衣装♡(放在第二张图
姊姊好可爱哇啊啊啊啊啊未开花的脸红通通的想偷偷捏一把!!(警察
总之祝各位圣诞节快乐♪虽然早了一天(画线

綠間/CN.闋九
photo/蒼空

遲到的萬聖節卡片(拜託不要揍我qwq
畫了嵐嵐!
雖然沒有很好看但是有盡力了!
同時也很不要臉地tag了(ry

《【合奏明星】泉嵐♀ Aphrodite 01》

雷者勿入。

雖然標題打♀可是我覺得就算♀了好像也沒啥差別。(#
設定請往上一篇走
對不起很短……(

——————————————————————>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梳著及腰的金黃色長髮,偶爾不自覺地讚嘆著自己是如此地惹人憐愛。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嘆了聲氣,穿好鞋子後就往著門口走去,離開時還輕敲兩聲門板,並提醒對方準備要開始了。
她彎起好看的眼角,放下手中的梳子,踏著紫藤色的水晶小高跟立即往著門口小跑過去,還說了聲馬上來。

她跨坐在那人的雙腳上,左手搭著對方的肩,右手則是輕握著對方的手,眼簾低垂,兩眼充滿著魅惑;而對方握著她的手,另一隻手則是輕摟著腰,視線微微上揚,眼神堅定。
裙長膝上的短版...

《【合奏明星】泉嵐♀ Aphrodite 設定》

雷者勿入請左轉謝謝……(

好,活動總算結束後,我回來了
結果下下星期大考qq

先給個設定,接下來會慢更_(:з」∠)_(好意思#

設定:
①鳴上嵐(♀)
②第一人稱「アタシ」
③第二人稱「ちゃん」、「くん」;椚「さん」
④泉稱呼:鳴(なる),沒有君。
⑤C cup↑
⑥Knights中的一點紅(真實)
⑦基本設定上跟官設一樣,幾乎只有性別改變而已。
⑧偶像科唯一的女人。
⑨金黃色長髮(約到肩胛骨下方),尾端波浪捲。
⑩身高170公分,為了配合小泉泉只好調降,拜託憋打我(

嚶想到再補,最近沒啥腦洞(
順便偷偷放超級小小小的一小段上來(#

她摸著躺在自己膝蓋上的凜月的頭,順著髮絲緩緩地由上而下梳。看著王與末子日...

关于一个泉二胖想要变瘦,反而得了炸鸡恐惧症(啥鬼#)的梦之咲学园一大经典故事(doge)

(P.S.不小心把L寫成I了,又懶得換圖片,煩請大家自動把I看成L吧……(X

《【合奏明星】泉嵐 另類》

最近沒啥腦洞於是把之前難產出來的產物放了出來OTZ(憋打我
同樣是有頭沒尾系列
OOC歸我

*

「我喜歡你。」
他抓著對方的肩膀,表情認真。
「這幾年相處下來,我才清楚,憧憬和在意並不代表著喜歡。」直視著對方深邃的猶如紫羅蘭般的雙眼,「我喜歡的是你,一直待在我身邊給我動力的你,而不是我所在意的他。」
「你……」
「那你的回答呢?」
被抓著雙肩的那人紅著耳根,也紅著臉,似乎是因為對方的告白而感到羞澀。
「我也……很喜歡你。」
「我們交往吧。即使這種戀情或許會被世界感到懷疑,可是我還是不願意放下你。」
他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而後他吻了他,一個纏綿、充斥著愛意的吻。

「卡。」
一聲令下,兩人離開彼此,鬆懈了下來...

《【合奏明星】泉嵐 為了你》

注意事項:

很短。非常短。超級短。

有頭沒尾系列

會OOC會OOC會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說3遍。

——————————————>

「啊啦、泉ちゃん,你怎麼過來了,不是去拍平面廣告了嗎?」鳴上嵐看著突然出現在練習室的瀨名泉,稍顯驚訝。

「提前結束了。」瀨名泉慢慢地走進練習室,「所以,你們不是要做下個曲子的舞蹈練習嗎?睡間和那老小呢?」

「司ちゃん有事情,等會兒就會過來了。至於凜月ちゃん嘛……在教室睡呢。」

「真是,超——煩人。」

「嘛、不要這樣嘛。」看著邊發著牢騷邊坐上椅子的瀨名泉,鳴上嵐笑了笑,拿起一瓶水遞給了他,「喏、給你。口渴了吧?」

而對方也如實收下,並且灌了...

《關於同人本》

占tag sorry  ><!

這裡要公告一下

決定要出同人本啦!

要出的是: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黑子的籃球】高綠 鷹之羽

一點一滴會在最近開始大施工,劇情主軸不會改,但是句子啊用詞啊這些就會修這樣,後續部分也會附在裡面。預計"最快"今年7月修完,8月會在台灣台北場的CWT上販售。"最慢"則是12月台灣台北場CWT場上販售。

鷹之羽我還沒放過,等場次後就會來放。販售時間同上。

可能會通販,我要先搞清楚通販怎麼弄(機器白癡外加機器破壞者)。

至於攤子……因為我沒什麼出週邊和本子的經歷,可能會先以...

1/24林家花園的外拍
很喜歡攝影拍的這張,超有帥氣的fu!(自己講
唯一一張幾乎不用修圖的正片(###
喔喔喔如果以後也能拍得辣麼帥就好了

啊、順便告知場次預定
2/4、2/5  CWT45 兩天都會出不動。這樣。
歡迎認,不知道會掉落什麼。

不動:我/CN.闋九
攝影:Bob Wang

今日的織田組棚拍終於落幕了
看了下正片…嗯,我的化妝技巧待加油。
大家都很親切、很歡樂,讓我覺得溫馨

一直都很喜歡織田刀的那種莊嚴、卻又不失日常的關係。
希望有生之年可以以最完美的狀態再拍一次。

壓切長谷部:雷叶
不動行光:雷闋九
藥研藤四郎:小小玄
宗三左文字:蒲華亞
燭台切光忠:徐籬風
鶴丸國永:墨沐玖

攝影:趴趴貓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後記01》

*OOC有

————————————————————>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地依賴著他呢?
明明最一開始看到他的時候,還因為心中的怒氣而差點殺過去。
他總是說著嫌棄信長公的話語,這令我感到討厭。
但是在出陣時,聽著他對我說的那番話之後,我才發現,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可是最喜歡信長公的刀啊。
他最喜歡信長公,但是信長公最愛的刀卻是我。
信長公最愛的刀是我,但是我卻無法把愛回報給他。
所以、所以…我想要做點事,讓他、或者在天上的信長公知道我正在回報對我的愛,即使我是一把沒用的刀。

後來…就變得如此關注著他,甚至依賴著他的溫柔。

「…不動行光。」
「嗝!…唔,幹嘛?」
「待在太陽底下那麼...

滿滿的大包平
占tag sorry

p1鶯丸實現願望

p2聲優梗大家懂得
結果被我畫得很奇葩(

p3大包平個人

[草稿]

鶯丸真的是大包平迷弟,真的。
滿滿的大包平。

這裡來放(

估計最後一集沒糧,於是決定從11集中找一幕最適合成為糧的自己來產(不

然後我不會畫龍OTZ

《【燭へし】第03題 - 啊,真想跟長谷部君聊聊呢》

原題目轉自這裡:請按我


目錄:請按我


已授權可轉><


—————————————————>

設定

兩人等級已餵滿,所以都會被審神留在本丸裡,出陣遠征讓等級未達頂標的刀刀去練等。

—————————————————>


燭台切光忠和壓切長谷部是很早就已經來到本丸的刀劍。雖是這麼說,但因為刀種以及作戰方式的不同,他們被分配到不同的部隊,燭台切光忠負責日戰,而壓切長谷部則負責夜戰。

審神者常常聽到燭台切光忠說著那一句:「和長谷部君本來應該很合得來的,但因為他好像不喜歡前主,沒有話題呢。」

審神者對於這話並沒有想太多,畢竟每把刀對於前主的想法與評...

上禮拜的外拍正片~~~
修一修才放上來的

時間:11/26
地點:臺北逸仙公園、新北歡樂耶誕城
主題:刀劍亂舞
角色:不動行光
版本:正裝、學園

感謝跟著的三位攝影以及兩位coser~~
至於後台照就不放了www放了會壞形象(你有形象嗎

然後下禮拜12/10、12/11的CWT44會參戰!
兩天都是不動正裝,其中一天可能會是學園
隨機掉落手繪小卡,然後會隨身帶著甘酒瓶,裡面裝的是健酪(X
沒辦法嘛我又還沒到可以買酒的年紀(怪誰#
歡迎認親~

《【All長谷部】kiss~》

心癢癢於是就寫了~
以kiss為題目寫的All長谷部小段子
會OOC,會OOC,會OOC,很重要所以說3遍

————————————————————————>

【鶴壓切】

內番結束後,長谷部拿下戴在頭上的草帽並掛在牆壁上的掛勾,將雙手清洗乾淨,回到了大廳享用每日的下午茶及點心。
本丸裡面就只有長谷部會喝下午茶,紅茶、奶茶、咖啡、可可等,每日都不盡相同;點心也選用歐式糕點,有時才會跟大家吃同樣的東西,說是偶爾也要換點口味不然會膩。
至於今天是提拉米蘇加上卡布奇諾。坐下並拿起刀叉將蛋糕切成小塊放入口中,在長谷部慢慢享用之時,門外傳來一陣聲音。
「喔,長谷部啊!」
紫藤色的雙眸往門外一看,白到快要看...

花丸長谷部的小象造型澆水瓶
太可愛了於是就畫了(盲目

對不起我把顏色塗出去了(
然後我想當長谷部手中的澆花瓶(你醒醒

\高綠日快樂/
壯哉我高綠教~~~
畫到最後連自己都被萌到了 <3

第一集的花丸長谷部
炒雞可愛;;;;;;;(沼愈陷愈深

-
我好雷喔一直畫錯。・゚・(ノД`)・゚・。

《排2.0》

在這中秋假期之中我依然在趕稿
學校的事情好多不想管(ry
來多增加幾篇

【刀亂】燭へし20題

【黑籃】殘響  CP高綠
兩人都是大二生,而綠間是指揮家,高尾則是明星,兩人在途中偶遇的一段故事,敬請期待?

【刀亂】(未定標題)  CP燭へし
人魚Paro,小時候的光忠遇到人魚長谷部,沒想到在幾年之後再次相遇。

【黑籃】鷹之羽  CP高綠
高尾是山神,綠間是地方望族

【刀亂】へし宗
之前放的那篇無題へし宗的後續

【黑籃】柳暗花明  CP綠黑
這篇完全沒想到結局過。完全沒雛形。所以會拖很久來想。
不過一開始是決定說要寫一個綠間歷代影子的故事,而這篇是帝光時期...

《【燭へし20題】第02題 - 入手的第一個煩惱是找不到話題》

原題目轉自這裡:請按我

目錄:請按我

已授權可轉><

—————————————————————>

燭台切光忠剛來到這個本丸的時候,帶領他認識環境的人是壓切長谷部。

壓切長谷部,是織田信長曾經用過的刀。光忠曾經在織田宅砥裡見過他,當時的他有著長髮,他常常把頭髮紮成馬尾。他非常好戰,在戰場上猶如舞者,尸魂為他而號泣,血液為他而噴濺。

那時的他有了名字,而自己卻沒有,並且還留在收藏盒中。

他很憧憬那時的他,能在戰場上活躍、能被主人所重用、能被主人賜予名字——這些是多麼榮幸的事。

漸漸熟悉起來後,光忠才發現,長谷部他並不喜歡前主,也就是織田信長。

光忠常常聽到長谷...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7(完結)》

※ooc嚴重有

※bug嚴重有

————————————————————————>

在好幾個小時的等待之後,天空漸漸染上了一抹魚肚白,而後是部隊的回歸。

審神者看著那被陽光照著的六人部隊,嘴角上揚了起來。

不動窩在長谷部的背上睡著了。

在稍微確認傷勢過後,確定只有長谷部和不動受了輕傷。

不動受了傷就算了,至於為什麼連長谷部也受了傷呢?審神者笑了笑,心裡大概有了個答案。

「長谷部,帶著他一起去手入室吧。」審神者拍了拍長谷部的肩,「記得手入完要好好地休息一番。」

「啊…是。」長谷部順從地回應,並背著不動走向手入室。

而審神者就這樣看著他們兩個人,歌仙卻忽然冒了出來,「…主...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6》

※ooc嚴重有


※bug嚴重有


————————————————————————>


「噗哈哈哈!無理!」織田信長放肆地大笑幾聲,「憑什麼你自稱壓切?!」
「憑這把刀。」長谷部舉起手中的刀刃,上面的刀拵讓織田信長心中隨即有了個底。
「好,我就這麼信你一回!」織田信長嚷嚷著,「所以你怎麼?懦弱無能到從黑田那兒跑回來了嗎?!」
「我已經不屬於他了。但我回來也不是要您收留我。」長谷部頓了頓,「只是希望您能夠把從未對我說的話說出來。」
「有何根據?」
「臆測。」
「有意思!」織田信長大笑,「你就這麼好奇?」
「有怎樣的主人就有怎樣的刀。」抬眼,長谷部直直盯著眼前的那人,「直話直說,不要拖泥帶水...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5》

※ooc有

※bug有

——————————————————————>

結束戰鬥後,長谷部將打刀收進刀鞘,然後轉身看向不動。
「還行吧。」
「啊啊,走吧,不然過太久會跟丟的。」
於是兩人又開始跑向隊伍消失的前方。
終於跟藥研他們會合,而他們身上的刀裝也稍微掉了少許。
「你們也戰鬥了?」長谷部疑惑道。
「嗯嗯,是啊,雖然敵人數量很少呢。」光忠對著長谷部擺出淺淺的笑容,「……等等,『也』?」
長谷部點了點頭,「嗯,我們有遇到,數量很多。」頓了頓又道:「但全解決了。」
「哇賽…長谷部真是戰鬥狂ww。」鶴丸戳了戳長谷部的臉頰,結果遭到長谷部反瞪。
「我解決了所有的短刀喔!」不動插進來說話,似乎想要說自己有功...

《刀劍亂舞世界觀設定(主觀)》

因為自己的資料與設定不足就把這個給寫了

一開始只是去搜尋關於溯行軍和出陣方面的設定,沒想到看到這個問卷並回答完後,發現自己的bug這麼多,難怪寫文時都會卡卡的(一點一滴就是設定不足而卡的(被巴

等會兒來去修稿(#

啊對,除了這個世界觀設定之外,近期內會再做個審神者設定,敬請期待(?


—————————————————————>


※原文:http://privatter.net/p/757189 

※譯文出處:http://www.plurk.com/p/l10942

・請說明在你的刀劍亂舞世界觀裡以下情報的狀況。

・因為問題相當多,可以只留下想回答的問題...

《【燭へし】My chocolate (情人節賀文)》

對不起晚發因為我睡得太爽了

※ooc有

※惡搞歡樂向,至少鶴爺出現的那一段就是了

※小學生文筆,因為甜到我失智(怪誰#

※太手癢了於是就寫了

※燭へし好甜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光忠看著一望無際的地平線,這時天空才準備要亮起,嘆了聲氣,他轉過身往著本丸的門口走去。

「怎麼了,一臉委屈的?」審神者拍了拍光忠的背,然後等著他的回應。

光忠垂下眼簾,又嘆了聲氣,「今天是情人節呢,原本想要目送長谷部君的。」

「我看你是想要吻別吧。」審神者竊笑。

「主上!」光忠羞赧地紅了臉。

「好啦好啦哈哈哈!」審神者看著光忠笑了出來。但...

《【燭へし20題】目錄》

覺得弄個目錄比較好拿來閱讀

原題目:請按我

已授權可轉><

【燭台切光忠】

01. 崇敬著主人而從沒看到你(1382字)

02. 入手的第一個煩惱是找不到話題(1471字)

03. 啊,真想跟長谷部君聊聊呢

04. 戀人的第一是主人

05. 我有了名字,而你卻不再出現在戰場

【壓切長谷部】

06. 那個,他有32把光忠,你是剩下32個的哪一個?

07. 將主放腦裡,將你放心裡

08. 百年來一直等著你

09. 偷看自己的無名刀靈

10. 嘗試著與你對話

【燭壓切】...

《【燭へし20題】第01題 - 崇敬著主人而從沒看到你》

原題目轉自這裡:請按我

目錄:請按我


已授權可轉><

對不起へし不動的沼民們,最近吃燭へし的糧不夠(食量大#),於是在欲求不滿的情況下自行先產了燭へし......對不起!!!我飽了之後會繼續產へし不動的!!!!!(被打


—————————————————————>


光忠看著眼前的那人,坐姿端正,手中握著鋼筆,優美地在紙張上面寫下漂亮極近完美的字,偶爾因為雙眼的乾澀而停下動作,稍微揉了揉後,又提起筆繼續書寫。

是的,對方是壓切長谷部,他因為要完成現任主的命令,而正在熬夜批閱公文中。

光忠看著他努力撐著的模樣,無奈地幫他泡了杯咖啡,並端到他的面前,「吶,...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4》

※私設有

※ooc有

※裡面有些話有套用到舞台劇的台詞,請注意

—————————————————————>

在抵達本能寺之前,至少會有兩個必須要和朔行軍交手的交戰點。
長谷部看起來一臉無所謂,而不動跟在隊伍後頭什麼話也沒說,至於光忠、藥研、宗三還有鶴丸則是走在隊伍最前方熱絡地討論路線。
「是未吧?」
「不對,是辰啦!」
幾個人議論紛紛,答案雖然不同,但是走的路線卻一盡相同。
「…路痴嗎。」長谷部冷笑聲。
注意到長谷部的言辭,不動有些不開心,「他們路痴走錯路你幹嘛還跟來?」
「若不是主的命令,我才不會想要來跟你一起出陣。」長谷部在胸前插起雙手,表情比剛剛還要來得僵硬得多,「特別,目的地還是本能...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3》

※私設有
※ooc可能有
※裡面有些話有套用到舞台劇的台詞,請注意
※我家練習手合時都是用木刀喔

—————————————————————>

在不動宣誓要努力訓練以達到能夠出任務的等級後,他一整個下午都在對戰場裡練習實戰演練。
「錯了。馬步站穩,兩手臂彎曲。以你的姿勢很容易就在對戰過程中因不穩而整個人往後摔倒。」審神者嚴厲地指導,畢竟以不動現在的實力上戰場,非常困難,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是會斷刀的。
而不動在與審神者對練時,動作並不是不會,而是不精確,再加上審神者平時都跟著隊伍一起出陣、一起砍殺敵人,實力可是很強的。而現在審神者只是在幫不動打好基礎而已,卻讓不動有點吃緊。
「嘁…」剛開始對練到現在...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2》

※私設審神有
※ooc可能有
※裡面有些話有套用到舞台劇的台詞,請注意

—————————————————————>

再次睜開雙眼,眼前映出的是樸素的木製天花板。
「唔…」不動從被窩中起身,頭稍微有點刺痛,但還不算是大礙。
等等……被窩?
不動四處張望,發現正靠在門框邊欣賞月色的長谷部。
對方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視線,便停止對月亮的留戀,轉身過來,用著似問非問的語氣道:「你醒了。」
「……嗯。」
沉默了很久。
「為什麼要幫我?」
「什麼幫你?」
「…讓我躺好休息…。」
「你醉倒在我房門口,叫我如何是好?」長谷部直直盯著眼前的那人,「再說,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在這個本丸裡?」
「……」不動又沉默許久,「…主他…出...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01》

※私設有
※ooc可能有

————————————————————>

緩緩張開雙眼,光亮的世界在眼前浮泛,原本該停止的時間竟二度重現,抑或是重生的開始。
看著自己所待著的地方,是一覽無遺的泥地,眼前是一位挑高的青年,以及他身後站著的六個人。
「…我是不動行光,織田信長公的愛刀!如何?」自己先做了個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不動行光啊…奇怪,我在織田家的時候好像沒見過你?」
「不要這麼沒禮貌。」那位青年打岔其中一個人說話,然後清了清喉嚨,又道:「我是審神者,你以後的主人。」頓了頓,指向旁邊的幾人,「這些是你今後的同伴。而剛剛說話的那個大叔叫日本號。」
「…請多多指教。」
「也請你多多指教囉。」審神者朝...

《壓切宗 無題》

宗三左文字勾起一抹微笑。
作為現任近侍,陪同主上前來鍛刀室是件正常的事,但有件事讓他感到相當美妙。
銀幕上顯示時間為2點30分,雖然還有鍛出大太刀的可能性,宗三卻感覺到這次鍛出的刀劍並非是大太刀,而是一把打刀。
為什麼呢?這應該是自身所感覺到的強烈直覺吧。
時間一到,出現在眼前的那把刀的付喪神輕踏地板。
果然不出所料,紫青色的眼瞳、煤灰色的頭髮、正規正矩的神父裝扮、以及那再熟悉不過的臉龐。沒錯,是他。
宗三向前踏進一步,纖細修長的手環住對方的腰,在接近臀部的地方落下,細膩而柔和的聲音與平時又不太一樣。他靠近對方的臉,輕輕地訴說道:「…我等你很久了。」

「壓切長谷部。」

————————————————

關於前一篇給大家知道的同人文進度表
一點一滴(cp不動×長谷部)這篇已經寫了9500字以上都還沒有寫完
看到字數統計出來真是嚇到我了
我從來沒想過我這麼高產(#
好像是9538字左右(還沒加上標點符號呢
字元數來的了9700字以上喔
晚上來放01部分

《排排排,同人文真難寫》

我很久沒回來了,雜草都長一堆了呢(還敢說#
因為剛考完試沒多久,沒有能夠拿來更新的…所以最近會碼文來更新的
先來列一下我這邊還沒完結的同人文作品的清單,算是做個預告吧,順便提醒常常忘東忘西的自己(#

【黑籃】依然04(最終章)CP高綠
這篇剩的最少,但卻最難想
因為原本寫出來的完全只有第一章而已
後來出現了第二章是因為第一章是綠間視角,如果只有綠間視角的話有點不齊全,想說寫高尾的視角來補一下應該會完整點,所以就誕生出了第二章高尾視角
至於第三章及剩下的最終章是看完前兩章的粉絲所推薦的,想說讓高綠雙方在以後能夠對 對方解釋一下,讓原本的友情能夠和解、重修舊好。所以才寫的。但我還是想不到有什麼方法能讓他們和...

《【刀劍亂舞】一天02 へし切長谷部》

*無cp向,單純地只是想寫HSB的心理路程(?
*自行捏造嬸嬸性格,雷者慎入

—·—·—·—·—·—·—·—·—·—·—·—·—·—·—·—·—·—·>

下午開始了活動,主要以手合為主。畢竟以現在的戰鬥力去攻打厚樫山,情況可能會有些慘烈。
「吶,長谷部,你的下一個對手是我。」
回頭瞧了瞧,望進的是一雙碧色瞳眸的男子,一頭金髮,但是大部分都被他...

《【刀劍亂舞】一天01 へし切長谷部》

呃又開了腦洞寫了一篇長谷部日常(大概
占tag sor
是日常惡搞歡樂向##
有OOC、有OOC、有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而且還是很強大的OOC###
雷者請自行按右上✕✕退出

開始囉—————————————————>

「唔……」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底的是從窗外照進的光亮的透明。自前天開始就一直是下雨的天氣,好不容易今天能放晴,大概是主的保祐呢。
若接下來幾天都能放晴的話,可以馬當番、畑當番、遠征、還有,出陣。
自己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出陣情有獨鍾。
想要站在戰場上砍殺敵人、戰勝對手。這種渴望勝利的欲望,即使淌了多少的鮮血、甚至僅存一氣,也值得。
不過主上是不會認同的吧。不會認同我...

没多久前画的……嗯。


《【黑子的籃球】高綠 依然03》

12


「現在為您即時報導,在東京都三鷹市發生了一起謀殺案,幸好發生謀殺案的地點附近有警察巡邏,即時阻止了謀殺案的發生。目前一重傷一輕傷,這名警察以及受害者正前往醫院接受治療,犯人也送往了警察局……」


「唉……現在的秩序感覺又開始亂了……。」扶額,然後又將注意力放回病人的報告上面。

反正與其吸收這種沒營養的新聞,那倒不如專注在醫好病人還比較有意義吧。

綠間關掉辦公室裡的電視,正準備好好地寫自己的論文時,房門卻被打開。

「啊……綠間醫生,不好意思,在您正忙的時候打擾您真的很抱歉,有急救患者。」一位嬌小的護士一手抱著資料,一手握著手把說著。

「不會,沒什麼。患者比較重要。」漠然,「好。我們走吧。...

《同人文排程》

可惡好想挖新坑來跳可是之前的那篇高綠還沒寫完###

啊啊啊誰叫我是個文廢腦袋剛好壞了現在正處於卡文狀態沒法接著寫只能先停文要不怪我嚕╰ (╯_╰ )╯(本來就是#)

然後我又超不負責任地想先開新坑然後逃避卡文的現實唉……(你也知道)

好吧,我想說等我大考考完之後,就好好地把文再repeat一遍,然後趕快寫接續,要不一直停寫其實還滿……討厭的。嗯。

依然那篇我會寫完的,但1%記憶那篇就等明年暑假再趕吧,因為今年暑假想挖一篇長坑來跳#還有補一篇綠黑,我想嘗試看看綠黑的小清新w(順便作為715綠黑日賀文也不錯AwA((不#

然後不知道暑假能不能快些趕完綠黑和高綠長篇,如果可以就再多趕一篇高黑,嗯。順便再把和哥...

【黑子的篮球】高绿高   hide

「she said, this looks like jewel(她说,这个象是个宝石)

then I wondered(那时让我感到惊奇)

where did my heart color go(我的心在哪个颜色之中逗留着)

the stone spoke in the white sheer light it shed tears(那个说着话的宝石在纯白、轻盈的眼泪中跟着掉下)

dropped on the palette(停留在面上)

still and stuck unfocused(仍然停得不一致)

launched on hunt for君の幻影は(开始伤害着你的幻影)

まだ進めなくて(还没有往前便一直倒退)

couldn't take another step forward(不能有其他任何一点的投机取巧向前进)

I know I was pathetic(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了价值).」

「………呃……欸抖……那个……高尾君?」

「……啊?啊——,不、不好意思!我一时太入迷,唱得有点认真了!」对于刚刚的彩排,自己的心情似乎有些多表露了点,觉得不太好意思。

但那个活动的企划人员却摇了摇手:「……啊不!高尾君唱得非常好!很好听,我很喜欢!」

「……咦?是吗……啊哈哈,这样就好。」搔了搔头,后又抚上吉他的弦边。

「不过啊……该怎么说……总觉得……高尾君的歌里,有一种……很悲伤的感觉呐……!」

似乎点醒了什么般,却又稍纵即逝。

明明只是个学校校庆的舞台剧表演,却把自己搞得一身伤感,真是吃亏的呐。

「喂,高尾。」

一阵低哑沉着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然后又随之落下。

「嗯?怎么了,小真?」正准备要继续攻研剧本,但还是为了那人而停下动作。

那人也随意地坐在旁边,看着自身手上的剧本,直直地冲着自己问道:「你又想到了那件事,对吧?」

惊愕不已,「小真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表情好象是这么说的。」

「什么鬼?!」吐槽,「不过啊……的确是呢……毕竟打击我真的很深呢……。」

对方并没有特别说什么,只是揉了揉自己的头,「给我忘掉那段回忆。」

「啊咧?!」

「如果你只会拘泥于过去而无法向前进的话,」转身,「我,就不把你当成影子。我们,就解除光与影的关系。之后的日子,在球场上也只是『伙伴关系』而已。」后转身就走。

唉……果然……这段回忆还是一样不堪而入……。

我……终究还是逃不过这命运的枷锁。

==========================================>

歌词来源:
Now I am / OLDCODEX
(↑歌名 / ↑歌唱者)

翻译:
转载自Facebook:杨淑婷

图片来源:
黒バスログ
Pixiv ID: 49703946
Member: 由宇

《【黑子的籃球】綠間 不平凡的平凡(心中的吶喊)》

綠間很討厭自己是左撇子。

一個完完整整的左撇子。

就很多觀點上來說,能確定自己是不喜歡的。

每當跟第一次見面的親戚、或者親戚的朋友之類的,看到自己是左撇子的時候,總是驚呼道:

「原來你是左撇子啊?」

「唉呦!好厲害!左撇子啊!」

「喔!好酷!你怎麼寫字的啊?」

「嗯,一定很乖吧!」

「嘖嘖嘖,是左撇子的話一定很聰明!」

這些話都已經習以為常,甚至感到相當厭煩。

很討厭。

大家永遠都不了解……左撇子的痛苦。

吃飯時手會打到別人、寫字時常會沾到還沒乾的字的墨水、專用剪刀總是很難找到、工作效率常常不足於右手……等。

英文的左邊"left",在某層意義上是...

《【黑子的籃球】高綠 依然02(高尾視角)》

06


綠間真太郎,帝光中學籃球部七號,奇蹟的世代,NO.1的射手。

天才、沉默、冷靜。

對於自己對綠間所抱持著的感情,必然是那樣子的──

心中的那份敵意(認同感),是絕對不會變的。即使是同隊隊員也無妨。

但命運卻是那麼的弄巧成拙,明知如此還是將自己的決心給承諾了。


──『盡人事,聽天命。』


在自己的指尖所觸及不到的、那股耀眼無比的光,努力不懈並且紮實地向前邁進,然後伸手抓住那道光芒,成了他的──


──『影子』。


07


在中學時,你便是那馳名中外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優秀的頭腦、過人的成績、高人一等的運動能力、規律的習慣、甚至是強悍堅定的意志,明明資質都比別人還要...

《【关于秀德的光与影】主观─如果和哥当光………》

说到秀德光影组,我一直都有个很奇妙的感觉,毕竟他俩默契好得没话说,日常或者比赛或者各种事情都呈现互补关系,超级地合拍,尼们还真不愧是夫妻(划掉)。

不过这么说,到底谁是光谁是影咧?虽然很多人的印象是翠翠光和哥影;之前的某声优会上,小野D(翠翠的配音)和达子(和哥的配音)也如是说:「翠翠是光,和哥是影。」不过在我看来,说和哥是光我也不为过。如果要我说,我会告诉你:我觉得和哥当上光的几率是一半一半。

我记得我一开始看到“秀德的光与影”这词的时候,我第一时间认定的光便是和哥。不是我对和哥偏心(因为人家老婆是翠翠嘛/////←滚),该说是个人的感觉吧!

绿间做事总是被动着,只要尽人事──做好只关...

《【黑子的籃球】高綠 依然(綠間視角)》

01

輕浮。

這是一開始綠間真太郎對他的感覺。

但在那天,他訴說著自己心中的期望後,便不這麼覺得了。

──『我在中學的時候,跟你打過一次,雖然輸掉了。』

──『結果上了高中一看,真是笑死人了。我發誓一定要打敗的人,居然以隊友的身份擋在我面前。』

──『比起這個,還不如說我想要讓你承認我的實力。』

──『我已經決定了要比你練習更多,現在只是在做自己決定的事罷了。』

──『不久之後,我就會練習出讓你也大吃一驚的傳球。所以給我記住了哦!』

這傢伙的存在,必定是跟自己所衝擊到的。

那道淡橘色的光輝,在自己的身後一一劃下那努力的軌跡,真實地追趕著自己。

然後,追隨在自己的後頭,成了...

© 傑亞/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