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 雷者勿入。

    雖然標題打♀可是我覺得就算♀了好像也沒啥差別。(#
    設定請往上一篇走
    對不起很短……(

    ——————————————————————>

    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梳著及腰的金黃色長髮,偶爾不自覺地讚嘆著自己是如此地惹人憐愛。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嘆了聲氣,穿好鞋子後就往著門口走去,離開時還輕敲兩聲門板,並提醒對方準備要開始了。
    她彎起好看的眼角,放下手中的梳子,踏著紫藤色的水晶小高跟立即往著門口小跑過去,還說了聲馬上來。

    她跨坐在那人的雙腳上,左手搭著對方的肩,右手則是輕握著對方的手,眼簾低垂,兩眼充滿著魅惑;而對方握著她的手,另一隻手則是輕摟著腰,視線微微上揚,眼神堅定。
    裙長膝上的短版...

  • 雷者勿入請左轉謝謝……(

    好,活動總算結束後,我回來了
    結果下下星期大考qq

    先給個設定,接下來會慢更_(:з」∠)_(好意思#

    設定:
    ①鳴上嵐(♀)
    ②第一人稱「アタシ」
    ③第二人稱「ちゃん」、「くん」;椚「さん」
    ④泉稱呼:鳴(なる),沒有君。
    ⑤C cup↑
    ⑥Knights中的一點紅(真實)
    ⑦基本設定上跟官設一樣,幾乎只有性別改變而已。
    ⑧偶像科唯一的女人。
    ⑨金黃色長髮(約到肩胛骨下方),尾端波浪捲。
    ⑩身高170公分,為了配合小泉泉只好調降,拜託憋打我(

    嚶想到再補,最近沒啥腦洞(
    順便偷偷放超級小小小的一小段上來(#

    她摸著躺在自己膝蓋上的凜月的頭,順著髮絲緩緩地由上而下梳。看著王與末子日...

  • 我真的、好不敢面對極不動。

    我是連聽到本能寺之變這個詞就會心疼想哭的人

    等不動修行回來後,我到底該如何面對他

    我還沒做好準備

    先心疼不動

  • 最近沒啥腦洞於是把之前難產出來的產物放了出來OTZ(憋打我
    同樣是有頭沒尾系列
    OOC歸我

    *

    「我喜歡你。」
    他抓著對方的肩膀,表情認真。
    「這幾年相處下來,我才清楚,憧憬和在意並不代表著喜歡。」直視著對方深邃的猶如紫羅蘭般的雙眼,「我喜歡的是你,一直待在我身邊給我動力的你,而不是我所在意的他。」
    「你……」
    「那你的回答呢?」
    被抓著雙肩的那人紅著耳根,也紅著臉,似乎是因為對方的告白而感到羞澀。
    「我也……很喜歡你。」
    「我們交往吧。即使這種戀情或許會被世界感到懷疑,可是我還是不願意放下你。」
    他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而後他吻了他,一個纏綿、充斥著愛意的吻。

    「卡。」
    一聲令下,兩人離開彼此,鬆懈了下來...

  • 注意事項:

    很短。非常短。超級短。

    有頭沒尾系列

    會OOC會OOC會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說3遍。

    ——————————————>

    「啊啦、泉ちゃん,你怎麼過來了,不是去拍平面廣告了嗎?」鳴上嵐看著突然出現在練習室的瀨名泉,稍顯驚訝。

    「提前結束了。」瀨名泉慢慢地走進練習室,「所以,你們不是要做下個曲子的舞蹈練習嗎?睡間和那老小呢?」

    「司ちゃん有事情,等會兒就會過來了。至於凜月ちゃん嘛……在教室睡呢。」

    「真是,超——煩人。」

    「嘛、不要這樣嘛。」看著邊發著牢騷邊坐上椅子的瀨名泉,鳴上嵐笑了笑,拿起一瓶水遞給了他,「喏、給你。口渴了吧?」

    而對方也如實收下,並且灌了...

  • 占tag sorry  ><!

    這裡要公告一下

    決定要出同人本啦!

    要出的是:

    【刀劍亂舞】へし不動 一點一滴

    【黑子的籃球】高綠 鷹之羽

    一點一滴會在最近開始大施工,劇情主軸不會改,但是句子啊用詞啊這些就會修這樣,後續部分也會附在裡面。預計"最快"今年7月修完,8月會在台灣台北場的CWT上販售。"最慢"則是12月台灣台北場CWT場上販售。

    鷹之羽我還沒放過,等場次後就會來放。販售時間同上。

    可能會通販,我要先搞清楚通販怎麼弄(機器白癡外加機器破壞者)。

    至於攤子……因為我沒什麼出週邊和本子的經歷,可能會先以...

  • *OOC有

    ————————————————————>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地依賴著他呢?
    明明最一開始看到他的時候,還因為心中的怒氣而差點殺過去。
    他總是說著嫌棄信長公的話語,這令我感到討厭。
    但是在出陣時,聽著他對我說的那番話之後,我才發現,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他,可是最喜歡信長公的刀啊。
    他最喜歡信長公,但是信長公最愛的刀卻是我。
    信長公最愛的刀是我,但是我卻無法把愛回報給他。
    所以、所以…我想要做點事,讓他、或者在天上的信長公知道我正在回報對我的愛,即使我是一把沒用的刀。

    後來…就變得如此關注著他,甚至依賴著他的溫柔。

    「…不動行光。」
    「嗝!…唔,幹嘛?」
    「待在太陽底下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