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對不起晚發因為我睡得太爽了

※ooc有

※惡搞歡樂向,至少鶴爺出現的那一段就是了

※小學生文筆,因為甜到我失智(怪誰#

※太手癢了於是就寫了

※燭へし好甜好甜啊啊啊啊啊啊啊


—————————————————————>


光忠看著一望無際的地平線,這時天空才準備要亮起,嘆了聲氣,他轉過身往著本丸的門口走去。

「怎麼了,一臉委屈的?」審神者拍了拍光忠的背,然後等著他的回應。

光忠垂下眼簾,又嘆了聲氣,「今天是情人節呢,原本想要目送長谷部君的。」

「我看你是想要吻別吧。」審神者竊笑。

「主上!」光忠羞赧地紅了臉。

「好啦好啦哈哈哈!」審神者看著光忠笑了出來。但光忠又不高興了。

「長谷部君要去12小時的遠征,回來大概是下午5點左右…主上你是故意拆散我們的嗎!」

「拜託,我可是幫你湊出時間可以讓你做巧克力送他欸?」

「咦?是這樣嗎?」

「對啦對啦,快點去做!」

審神者望著高興地去廚房製作巧克力的光忠的身影,苦笑了一聲,「真是,愛情笨蛋嗎。」


畢竟光忠擅長料理,甜食也不例外,他靠著靈活的身手以及精巧的手藝,做出了一個相當精緻的愛心型巧克力,上面用糖霜寫著“長谷部君I love you❤”,愛意強大到FFF團不出動燒毀他們也難。

至於剩下的巧克力,光忠將它們做成了蛋糕,給短刀們當下午點心享用。雖然是給短刀們,光忠卻偷留了一塊蛋糕,準備送給長谷部。

等待長谷部回來的過程中,光忠也準備了一張小卡片,內容的閃光可以穿破三副墨鏡的那種。

現在萬事準備OK,只差主角了。


光忠躺在榻榻米上,望著木製天花板,然後又看向時鐘,早上11點,準備午餐的時間,距離下午5點還有6小時,但光忠卻快要等得不耐煩了。

這時剛走進來大廳的鶴丸看著在榻榻米上滾動的光忠,笑了出來,「光忠坊,你在做什麼?」

光忠看向聲音來源,「我在等長谷部君回來。」

「這樣啊。年輕人真是,一個比一個還要閃啊。我的八字鬍眼鏡都不夠用了。」

「那個,鶴桑,您不是也有了一期殿了嗎?」

「哈哈哈被發現了!」鶴丸笑著,「對了party boy,需不需要我來傳授你情人節的秘笈?」

「咦?」光忠頓了頓,「有那種東西?」

「當然有!你聽好。」提高音量,鶴丸用著看似神秘的表情,「你先拿著一個手電筒進去他的房間,當然房間要全部關燈,然後趁他進來時,打開手電筒的燈,照著自己的臉對他說:“我好愛你啊~~~♪!”」

「鶴桑,你又做這種惡作劇。」

「哈哈哈讓他嚇一跳嘛!」鶴丸肆無忌憚地笑了笑,然後拍了拍光忠的肩膀,「哎呀年輕人,你就別這麼苦著一張臉嘛,人家又不是拋棄了你坐飛機去西班牙或葡萄牙當神父。」

「說是這麼說,但是我好孤單寂寞啊老爺。」

「只要有愛一切就沒問題,年輕人,該是時候為他做點什麼了。」

光忠疑惑,「做點什麼?」

「這就要靠你自己囉年輕小伙子!」鶴丸眨了眨眼,「先這樣,老人要先去喝茶了!」然後就離開了大廳。


吃完午飯後,光忠走到了長谷部的房間,幫他整理桌子、清潔地板,甚至還鋪上了被褥,怕他回來很累想先休息。

接下來的時間光忠一直坐在長谷部的房間裡,等待著長谷部的歸來。

在回來的前半個鐘頭,光忠起身走到門口等待,一眼望去,一如既往的風景,等待依舊如此漫長。

在那一眨眼間,光忠看到遠方的身影,二話不說狂奔而去,最終在對方的面前停下。

「光忠?」對方疑惑地看著眼前的那人。

「歡迎回來,長谷部君。」光忠展露出一抹笑容,「我們快點回本丸吧!快點!」

光忠拉著長谷部的手加快步伐前進,而長谷部也隨著光忠的步調走。

「真是…毛躁得跟個未成年一樣。」長谷部苦笑著,原本只是被拉著的手轉而變成十指交扣。

「長谷部君,你先去洗個澡吧?衣服有點髒了。」

「好。」


在長谷部洗完澡後,向審神者履報戰績,然後就開始吃晚飯。

「長谷部君,啊——」光忠夾起一塊豆干,往著長谷部的嘴巴遞,而長谷部竟也張開了嘴巴讓光忠餵。

「啊——唔,好吃。」

誰快來拿個火把燒毀他們!!!

「啊、對了,長谷部君,等一下能過來我的房間一趟嗎?」

「唔,你要幹嘛?」

「你來就是了!」

「好、好。」

長谷部又夾了一口飯放入口中,而光忠則是一直對著長谷部微笑。


吃完飯後,長谷部看著房間裡變乾淨的地板和桌子,以及鋪在地上的被褥,皺了皺眉,又拿起藏在櫃子裡的小盒子並放入口袋中,然後前往光忠的房間。

一到光忠的房間,長谷部拉開房門,裡面漆黑一片,但光忠卻在裡頭。他看著光忠桌上擺放著一小塊蛋糕,上面插著蠟燭,燭火正熊熊燃燒著。

長谷部走進房間並把門關上,然後在光忠身旁坐下,「那是什麼?」

光忠笑了笑,「長谷部君,情人節快樂。」

長谷部看著光忠,又看著桌上的蛋糕,「那是禮物?」

「是唷,但還有第二個禮物。」光忠從身後掏出了一個盒子,比手掌還要大一點。

長谷部接下盒子,把包裝打開後,看著上面的裝飾,長谷部發現自己開始害羞了起來。

「謝、謝謝。」

「吃吃看。」

長谷部從那一大塊巧克力上剝下一小塊,然後放入口中,「…好好吃。」

「你喜歡就好。」光忠瞇起雙眼,「長谷部君有要給我禮物嗎?」

這句話並非出自惡意,只是心中所渴望的。

看著長谷部有些困惑的樣子,光忠發現到自己說錯話了。

但下一秒卻又不是如此。

長谷部輕輕地吻上光忠的唇瓣,殘餘的巧克力香味散發出來,甜膩的感覺在心中徹底融化。

「…喏,禮物。」長谷部撇開了頭,染紅的耳根出賣了他現在的心情。

愣了幾秒後,光忠癱軟似的整個人抱住長谷部,頭靠在對方的肩上,「長谷部君太狡猾了…。」

長谷部悄悄攬著光忠的腰,「那個,光忠。」

「怎麼了?」

「其實這個才是禮物。」長谷部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盒子,然後遞給光忠。

光忠接過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小個一小個愛心造型的巧克力。光忠拿起一個放入嘴裡,「好甜…但又有點苦澀。」

「我拿白巧克力和黑巧克力混合的。」

「長谷部君…你什麼時候做的?」

「…凌晨。」

聽聞,光忠摸了摸長谷部的頭,露出一抹溫柔的笑,「謝謝你。」

長谷部臉紅了起來,「………喔。」

「什麼“喔”啊,長谷部君很可愛呢。」

「……囉嗦。」

「啊、長谷部君來吃吃看蛋糕。」光忠將盤子遞到長谷部的眼前,而長谷部接下盤子,用叉子切下一塊,然後吃掉。

「好綿密。」

「對吧…唔!」光忠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被塞了一口蛋糕。

「只有我吃那就太自私了。」長谷部說著,然後又吃了一口蛋糕。

光忠看著長谷部,「我只要有長谷部君就足夠了。」

長谷部的臉瞬間爆紅,「……!說、說什麼話呢!」

「長谷部君,我喜歡你。」

看著對方真摯的臉龐,長谷部依然紅著臉,「我、我也是,光忠。…我喜歡你。」

望著長谷部紅得像是滴血的臉,光忠也稍稍害羞了起來,然後湊向前,吻上對方的唇。

長谷部也沒有拒絕,任由光忠親吻。

而後光忠將長谷部推倒在地,「好想吃掉長谷部君。」

長谷部瞇起雙眼,「…我又不是巧克力。」

「對我來說,長谷部君是巧克力呢…」語落,光忠再度吻上對方的唇,手一一解開襯衫的扣子,然後深入其中…。


——『最愛你了,我的巧克力。』


—————————————————————>


用燭へし甜爆你們!!(施展巴拉拉能量)

期待肉嗎?期待肉嗎?對不起我不會寫(先生,該領你的藥了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