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ooc嚴重有

※bug嚴重有

————————————————————————>

在好幾個小時的等待之後,天空漸漸染上了一抹魚肚白,而後是部隊的回歸。

審神者看著那被陽光照著的六人部隊,嘴角上揚了起來。

不動窩在長谷部的背上睡著了。

在稍微確認傷勢過後,確定只有長谷部和不動受了輕傷。

不動受了傷就算了,至於為什麼連長谷部也受了傷呢?審神者笑了笑,心裡大概有了個答案。

「長谷部,帶著他一起去手入室吧。」審神者拍了拍長谷部的肩,「記得手入完要好好地休息一番。」

「啊…是。」長谷部順從地回應,並背著不動走向手入室。

而審神者就這樣看著他們兩個人,歌仙卻忽然冒了出來,「…主。」

「嗚喔!怎麼了,歌仙?」

「我一直很好奇,您增設支援部隊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啊?我實在搞不懂,明明派出去的人實力都算強,感覺根本就沒有增設的必要呢。」

「這當然是因為…」說到一半,審神者又露出笑容,「為了收拾計畫失敗後所留下來的殘局啊。雖然出場機率很小呢。只是怕剩下的四個人對付所有的敵人會有點麻煩,所以才增設的。」

「……剩下的四個人??」

「嗯。因為不動和長谷部在途中一定會吵架呢。只要吵架就沒辦法戰鬥了,於是就只剩四個人能夠戰鬥了呢。」

「為什麼您這麼肯定?」

「這是當然的。因為他們的執著可是比別人都還要深呢。」審神者看向天空的雙眼緩緩垂下,「不動和長谷部,他們都相當地重視信長公,甚至連信念都相似到一個不行。正是因為這樣才要施行計畫,讓他們關係變好,甚至將長谷部和不動心裡的那股負面情緒能夠釋懷。」閉上雙眼,嘴角微微上揚,「…直到他們察覺到對方想保護信長公的想法與自己的是一致的之後,他們兩個啊,彼此的信念與默契可是會比任何人都還要堅定、屹立不搖呢。正因為是為了同個目的而一起向前的同伴,所以彼此間的關係才是最沒有距離的吧。我想他們彼此的心中大概非常地認同並信任著對方吧。」

看到歌仙稍微瞭解的表情,審神者笑了笑,「但若計畫失敗,可只會讓他倆的感情愈來愈糟而已。雖然發生的機率極小。」審神者將視線從歌仙身上移開,然後望向整個天空,「我相信他們兩個從這趟出陣的過程當中,一定能學會如何放手,清楚地瞭解到自己真正的想法與心情,以及,認同、相信彼此。」

「…這裡是……?」不動緩緩醒來,看著眼前的小房間感到疑惑。

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時,卻有人發聲了,「手入室。你受了傷,被送到這裡來。」

不動轉頭看向說話的那人,是長谷部。

「……你送我來的?」

「嗯。」輕輕應答,長谷部離開自己正坐著的椅子,「好了,如果沒問題的話就回去你的房間休息。」

「那你呢?」

「手入。我也受了點傷。」

不動看著他身上的襯衫被劃下一刃而破了洞,上面還沾上了血漬;左臉也受了刀傷——那是為了保護因沒好好注意到自己的攻擊死角而差點被敵方攻擊到的不動所受到的——實在是令人心疼。

「…我…我等你。」

「……?」

「…等你手入完再一起回去。」

「…乖乖待好。」

「嗯。」

直到長谷部手入完成出來之後,不動真的都一直待在手入室的門口等著長谷部出來。

長谷部看著聽話的不動在門口邊坐著,靜靜地等待著自己,沒多想什麼,打開門後不等人地直接向前走去,「走了,回去休息。」

「嗯。」不動站起身子,邁著步子跟著前方的長谷部走去。

不動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那人,然後小小地拉著對方的衣袖。

對方似乎感覺到了,但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讓自己隨意地拉著。

「…喂,壓切。」

「長谷部。」

「壓…」

「長谷部。」

「へ…」

「長谷部。」

「為什麼那麼執著啦!!」

「…因為那是…信長公所取的,而他只是個過往而已,所以壓切這個名字,也只是個過往。所以請叫我長谷部,不要叫我已成過往的名字。」

不動噘嘴,「…長…長…長谷部…。」

「怎麼了?」

「…回來的時候,我是怎麼回來的?我好像睡著了。」

「我揹著你回來的。」

「咦欸?!」不動震驚,畢竟自己沒想過這種事。

而長谷部並沒有說些什麼,看了不動一眼後又繼續往前走。

「…那個,長…長谷部。」

「又怎麼?」

「……謝謝。」

長谷部聽到後,臉上的表情從原本的撲克臉轉而微笑,「不會。」

到了長谷部的房間,而不動的房間還必須再走一段路,但不動卻遲遲站在長谷部的房間門口不走。

「怎麼?回去休息啊。」長谷部看著一直站在門口的不動,語氣稍顯催促。

「…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你在撒嬌嗎?」

「才沒有!!!」

不動生著氣,踩著三七步並在胸前插著手。

而長谷部本來就很清楚,不動他只是想要個依靠而已。

「要的話去拿被子過來。」

不動走進長谷部的房間,拉開櫥櫃的門,然後拿起裡面的被子,「睡你的就夠了吧?」

「我的是單人的欸?」

「…那我一個人睡就好了。」

「你在霸道什麼啊!!!」

而已經鋪好長谷部的被子的不動躺進被子裡去,「那,晚安了。」

「喂那是我的!!!」怒吼,長谷部只能扶額,「真是…。」

看著在被窩裡依然安穩躺著的不動,長谷部走了過去,然後坐下,掀開一點被子,腳伸進去了裡面,「喂,睡過去一點。」

「唔……你幹嘛啊?」

「睡覺。」

「兩個人睡一起?」

「要不然?誰讓你不拿被子過來的我能怎麼辦?」

不動無語,然後讓出一半的空位讓長谷部躺下,而長谷部也躺了下去。

長谷部習慣整個頭都躺在枕芯上面,不動卻喜歡躺在枕頭的下緣。而現在兩人剛好是面對面睡覺,所以看起來像是不動睡在長谷部的懷中。

「喂。」

「幹嘛。」

「…沒事。」

簡短的對話後又是一陣沉默,然後睡著了。

「長谷部——」審神者走向長谷部的房間,然後拉開半掩的門,「要吃午飯囉——!」

而後審神者立刻安靜了下來,然後帶著微笑離開了房間。

審神者走到了大廳,並在桌子前坐下後,被一旁因需要幫忙準備午餐而還沒開始休息的光忠問了話:「主上,長谷部君呢?您不是去叫他了?」

「啊,他還在睡覺呢。」

「怎麼這樣!」

「不動跟著他一起睡呢。總不能就這樣吵醒吧。」

光忠聽聞後,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長谷部跟不動之間的心結化解計畫,就結果來說,算是圓滿成功了吧。

織田家的刀劍真是多災多難啊。明明是織田家中刀齡數一數二高的兩把刀,卻是最不穩重呢。想到這裡,審神者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

完結了~

睡著後長谷部和不動是抱著一起睡的喔~!(欸

到最後其實有點懶病發作,修了一點之後就沒什麼在修改的(喂!

這部作品大概就到這裡結束,雖然有很多bug和不完整的地方,但也就如此

這部分會慢慢修正啦www

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讀者們,今後的作品也請多指教了ww

(然後誰來催我生一篇後續)

然後關於最近新出的那把新刀龜甲萬貞宗還是龜吉貞宗,我覺得只要他一實裝織田組就會暴動呢......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