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ooc有

※bug有

——————————————————————>

結束戰鬥後,長谷部將打刀收進刀鞘,然後轉身看向不動。
「還行吧。」
「啊啊,走吧,不然過太久會跟丟的。」
於是兩人又開始跑向隊伍消失的前方。
終於跟藥研他們會合,而他們身上的刀裝也稍微掉了少許。
「你們也戰鬥了?」長谷部疑惑道。
「嗯嗯,是啊,雖然敵人數量很少呢。」光忠對著長谷部擺出淺淺的笑容,「……等等,『也』?」
長谷部點了點頭,「嗯,我們有遇到,數量很多。」頓了頓又道:「但全解決了。」
「哇賽…長谷部真是戰鬥狂ww。」鶴丸戳了戳長谷部的臉頰,結果遭到長谷部反瞪。
「我解決了所有的短刀喔!」不動插進來說話,似乎想要說自己有功勞。「還有幾把脇差。」
「你這傢伙還不錯嘛!」鶴丸聞聽不動的戰績,揉了揉他的頭稱讚道,「但也不能因此而鬆懈喔小子。」
「知道啦知道啦!」
「別廢話少說,趕快走吧。」終於開口說話的宗三在一旁催促。
「是、是。」鶴丸應答道後看向光忠手中的地圖,「接下來一直往前走就好了嘛?」
「嗯,是啊。」
「那就快點走吧,時候不早了。」藥研催促,然後指了指前方。
其他人聽聞,點了點頭後往著前方走去。

後來在路上同樣遇到溯行軍,但很快就被消滅了。
光忠看了下地圖,「剩最後一場戰役了,是在本能寺裡面,溯行軍部隊名為信長自刃阻止隊。」
「所以還是會看到信長公啊。」
「那為什麼主會說我們在戰鬥時他在睡覺?」
「或許是不清楚?」
「可能吧。」
「…現在不是討論這點的時候了吧,要走了。」
「也對。」
幾個人就這樣快速地前往本能寺。到達目的地時,本能寺還沒有被烈火燃燒。
「我們先在寺外待命,等來了之後就潛進去。」望著本能寺,光忠冷靜地對著其他人說道。
「能讓我…」這時長谷部開口道,大家都望向他,「先進去看一眼信長公嗎?…一眼就好。」
「!」大家都驚訝不已,而光忠也開口,「長谷部君,為什麼呢?」
「因為…」長谷部低下了頭,緊握著拳頭,指尖像是要刺破手心般地用力,「我想要跟他說話。」
不動站在長谷部的身後,表情在聽到這句話後漸漸地轉為險惡,「…和歷史中發生的事情有過深的牽扯,這是不被允許的!即使是原先的主人也無一例外!」嘶吼,不動看著長谷部脆弱無比的背影,握著的拳頭似乎是有著許多痛之入骨的不甘,「…這種事不是你剛剛所教會我的嗎?難道你要這樣說一套做一套,什麼都不用管嗎!?」
「…即使如此,我還是…還是想要再見一次他。…在他臨死的前一刻。」
「長谷部君,一起去吧。」光忠出面說道,「大家一起。」
「雖然不太好,但至少一起行動吧,不想看的在旁邊待命也行。」鶴丸也說了句。
「嗯,走吧。」藥研肯定的看著長谷部,而旁邊的宗三則是點點頭不說話。
「那,我們走吧。」擦擦眼淚,長谷部往前邁進了幾步,「…謝謝你們。」
大家相視而笑。留不動一個人的心痛著。
不動忍住淚水,最後還是跟上隊伍的腳步走去。

進到本能寺裡頭,長谷部在藥研的帶領下,來到了信長的房間。
「…這裡就是信長公的房間。」藥研道,然後轉身看向長谷部。
長谷部沒說什麼,只是上前一步,然後把紙門打開。
他看到的是睡得正熟的信長公。
二話不說,長谷部走了進去,愈接近信長腳程愈慢。
在信長的身旁停下後,長谷部彎起腳,正準備要坐下的時候,須臾間,一刃從眼前劃過。
長谷部隨即躲過,並拔出腰間的刀,將自己的刀對上剛才在眼前揮舞的刃。
兩把刀就這樣「鏗!」的一聲撞在一起。
長谷部看向那把刀劍的主人,是信長公。
「…來者何人?」織田信長看著眼前的付喪神,以為他是居心不良的敵人,於是加重手中刀刃的力量,但怎麼樣就是敵不過對方的力氣。
「…嗤哈哈…」長谷部無意間地抽起嘴角笑了笑,然後將自己的刀往前壓下,「…壓斬!!」
因敵不過長谷部力量的織田信長,刀刃從他的手中甩出,而他自己跌坐在地板上。
「我是您以前所使用過的刀刃,」長谷部看向跌坐的那人,「我叫做壓切!」

————————————————————————>

這篇寫得很卡,看起來也很卡,真是不好意思(
目前全篇已寫完,正在修稿中

PS.在想要不要寫個後續或番外之類的…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