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原題目轉自這裡:請按我

目錄:請按我


已授權可轉><

對不起へし不動的沼民們,最近吃燭へし的糧不夠(食量大#),於是在欲求不滿的情況下自行先產了燭へし......對不起!!!我飽了之後會繼續產へし不動的!!!!!(被打


—————————————————————>


光忠看著眼前的那人,坐姿端正,手中握著鋼筆,優美地在紙張上面寫下漂亮極近完美的字,偶爾因為雙眼的乾澀而停下動作,稍微揉了揉後,又提起筆繼續書寫。

是的,對方是壓切長谷部,他因為要完成現任主的命令,而正在熬夜批閱公文中。

光忠看著他努力撐著的模樣,無奈地幫他泡了杯咖啡,並端到他的面前,「吶,喝一下吧,能幫助提神。」

長谷部停下手邊的工作,轉了轉手腕,又揉了下太陽穴,然後接過光忠遞給他的咖啡,「啊啊,謝謝。」

「不會,長谷部君要注意一下,不要熬夜熬得太晚,小心傷身喔!」

「嗯。」長谷部淡淡地應了一聲,然後喝了一小口咖啡,「唔,好苦。」

「長谷部君不喜歡苦嗎?」歪頭,光忠看著眼前的那人,忽然想起從以前到現在他常常吃著那罐砂糖做的糖果後,光忠馬上起身,「我幫你加點砂糖吧?還是你要奶精?」

「砂糖。」

「好、好。」

光忠熟練地在杯子裡加入砂糖,依據長谷部的喜好,擅自將砂糖的量比平常多加了一點點。

「喝喝看吧,長谷部君。」光忠再度將杯子遞給對方,而長谷部接下後也喝了一口,「怎麼樣?」

「很好喝。」長谷部看著手中的咖啡,然後又喝了一口。

「太好了,長谷部君能喜歡就好。」

光忠笑了笑,在長谷部的身旁坐下。

長谷部將杯子中的咖啡喝掉了一半,又開始書寫著公文。

而光忠則是坐在旁邊,偶爾看向長谷部,偶爾抓抓變直的頭髮,偶爾看著時鐘的轉動,直到在發呆中回神時,光忠發現長谷部正打著盹,突然醒來,又開始打盹,然後慢慢地趴在桌上睡著了。

光忠笑了笑,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蓋在長谷部的身上,然後拿起長谷部手上的筆,以及旁邊的公文,開始幫著長谷部寫,雖然字不太像。


耀眼的陽光從外頭照射進來,撒在長谷部的臉旁邊,因感到刺眼稍感不適而漸漸清醒的長谷部從桌上爬起來,在30秒後回神之際,他忽然發現了一件事——他要處理的公文處理到一半的時候,不小心睡著了。


Oh my god!!!!!


長谷部扶額,自己怎麼能夠這麼禁不起熬夜啊啊啊!!!

沒想到,隨後審神者竟開門進來了。

「長谷部,不好意思拜託你處理公文,你處理完了嗎?」

長谷部隨即起身,跪坐在審神者的面前,「對不起,主,我在過程中不小心睡著了,因此沒能完成。」

「沒關係、沒關係,是我不好還讓你熬夜處理,剩下的我來弄就好。」

「…是。」長谷部將桌上的紙張拿起,並交給審神者。

審神者接下長谷部遞給他的公文後,無意地翻了幾頁,「咦?」

「主,怎麼了嗎?」審神者忽然發出的聲讓長谷部有點疑惑。

審神者將公文翻至最後一頁後,抬起雙眼,「公文…處理完了欸?」

「咦?!」驚訝,長谷部看向審神者,「這是怎麼回事?!」

爾後,審神者將手中的公文遞給了長谷部,長谷部也接下,並翻開了後面原本自己因睡著而未完成的幾頁。

「這是……!!」

 

 

光忠悠哉地在粥裡加進了鹽,用勺子攪了攪,拿起一旁的湯匙撈起鍋中的粥試了試味道,覺得鹹度夠了之後,又將粥熬了一下,然後關火。

光忠笑了笑,他頂著有些不帥氣的黑眼圈,手中端著裡頭裝著剛煮好的鹹粥的鍋子移向隔壁飯廳。

熟練的將鍋子放至桌上,並且排好碗筷,接下來就是等待大家過來吃飯了。

突然想起長谷部的光忠,他不自禁地笑了出來。

——不知道眼中只有主人的長谷部君,會不會在看到公文中幫他寫的那些自己的字,驚訝到也把自己納入他的眼中呢?

因為自己很貼心地幫忙完成公文以致不用被主人罵到臭頭這樣……雖然自己可能會被說多管閒事吧。

嘛、如果長谷部君也能看著自己,那該有多好。


—————————————————————>


我只想寫甜甜蜜蜜的燭へし(躺地


(字元總數:1382字)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