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私設有
※ooc可能有
※裡面有些話有套用到舞台劇的台詞,請注意
※我家練習手合時都是用木刀喔

—————————————————————>

在不動宣誓要努力訓練以達到能夠出任務的等級後,他一整個下午都在對戰場裡練習實戰演練。
「錯了。馬步站穩,兩手臂彎曲。以你的姿勢很容易就在對戰過程中因不穩而整個人往後摔倒。」審神者嚴厲地指導,畢竟以不動現在的實力上戰場,非常困難,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是會斷刀的。
而不動在與審神者對練時,動作並不是不會,而是不精確,再加上審神者平時都跟著隊伍一起出陣、一起砍殺敵人,實力可是很強的。而現在審神者只是在幫不動打好基礎而已,卻讓不動有點吃緊。
「嘁…」剛開始對練到現在,不動都一直被審神者給壓制著,當然會稍微有些不甘心,「…別太囂張了!」
不動將刀刃用力地向前一推,兩把刀也就向著審神者的面壓上,趁審神者還沒將重心往後站穩時,不動快速地往前揮刃。第一下被躲掉了,第二下、第三下、第四下…卻全被接下,在不動如光般快速的攻擊之下,審神者手中握著的刀在須臾之間不注意中,被彈飛到旁邊。
「…我贏了。」
審神者呆愣地看著眼前的不動,然後大笑了起來。
「…你、你幹嘛?突然這樣子…」
「…哈哈,不,沒事。」停止笑聲,審神者撿起被彈飛的刀,「不愧是信長公所使用過的刀啊…攻擊都超強的。」
「……」不動低下頭,「…明明我只是沒用的刀啊。」
「又說這種話。是誰一開始說要保護信長公的啊。」耳畔傳來一陣刺耳的話語,不動抬頭一看,是長谷部。「我來跟你練。做好覺悟吧。」
不動皺起眉頭,「…來啊,誰怕誰!」

「啪噠!」一聲響起,刀在半空中畫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然後輕輕墜地。
「嘁…」半跪著的不動用手臂擦下額間的汗水,「…可惡。」
「知道為什麼又輸了嗎?」長谷部看著正跪在地上的不動,將手中的刀尖指向對方的眉心,「因為你又鬆懈了。只要遇到比自己還要強的對手,你就會很容易分神。看來除了實戰經驗外,你還需要好好地鍛鍊來增強你的精神力。」
「哼!我才不稀罕你說教!」
「嘖,你這傢伙!」
「你們到底要吵幾遍才夠啊!!」
「「………」」
扶額,審神者上前將兩把刀拿走,「要練習就好好練,吵什麼鬼東西啊。…真是,到底是來吵架還是來練習的啊。」
不動和長谷部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各自撇過頭去。
「…真不知道該說是感情好還是感情差啊,真是。」
「主,喝杯茶吧?」
「啊,不用,謝謝。………是說鶯丸你還有空閒泡茶啊!你的對手呢!?」
鶯丸喝了一口茶,「鶴丸嗎?他去上廁所還沒回來呢。」
「…該死。」審神者扶額,「他一定又是去玩什麼惡作劇了吧。等會兒他回來就死定了。」

在審神者嚴密的訓練以及長谷部不時的挑戰之下,不動已經跟其他30等左右的短刀有得拼了。
而在審神者的安排之下,不動在訓練期間也會到外面出陣,瞭解該如何殺敵以及累積經驗,現在也差不多接近20等上下。
終於,來到了五天之後。
「就是今天了嗎…。」看著外面烏雲密佈的天氣,不動握起拳頭,往著大廳走去。
長谷部拿起椅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身上的汗水,然後放下手中握著的刀身,並拿起放在旁邊的衣物向手合室外面走去。
他望向天空,灰濛濛的一片,似乎是在提前訴說著本能寺之變的不幸。
回到大廳,各個刀劍都坐在位置上坐好,等著審神者的到來。
爾後,審神者開門進入,走向在大廳的最前方。
「人員更替,名單重新發表,參與任務刀劍有:宗三、藥研、鶴丸、光忠、長谷部還有不動,隊長光忠,副隊長藥研。新增支援部隊,參與刀劍:歌仙、日本號、貞醬、俱利、明石還有博多,隊長歌仙,副隊長日本號。以上。請好好準備。」審神者說完,走出大廳後,拿出放在大廳門口旁的刀裝,要他們使用。
拿好刀裝後,光忠和藥研被審神者叫去,似乎要交代些什麼事情。
終於到了要出發的時間,被封為第一部隊的刀劍們在審神者的目送之下,往著本能寺前進。
「主,您不跟著他們一起去嗎?」歌仙疑惑道,「每次出陣時,您都會跟著隊伍一起去的說。」
「歌仙,你知道不動他是信長公的愛刀吧?」
歌仙聽聞後,點了點頭。
「嗯,然後你再想想看長谷部對信長公和不動之間的感覺,從平時他的話語中可能還能猜得出來。」
「唔…」歌仙想了想後又點了點頭。
「最後,這次出陣的地點是本能寺,信長公被火炎燃燒殆盡、自殺逝世的地方。」
好一陣子後,歌仙「啊!」了一聲,似乎瞭解到了些什麼。
「瞭解了嗎?」
「這可真有趣。雖然還不清楚主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但好想看看過程呢。」
「我可不想知道過程,我不去就是因為怕長谷部會跟我和信長公過意不去呢。反正給不動去就一定對了。」
「主,您真是…太風雅了。」
「…真搞不懂你這裡所說的風雅到底是什麼意思。」

—————————————————————>

鶴丸其實是去冰箱偷拿點心吃了(#
然後我家歌仙因為跟我待得最久,所以個性也變得跟我一樣古怪了,要是我寫崩了絕對是因為這個問題(喂

目前這篇文我寫到很後面去了,只是覺得中間都有點卡卡的所以才沒有一下子就放上來,等修完就會放的。現在已經突破1萬字了,我想這一整篇寫完會突破1萬5千字吧
順便說,下一章很妙啊…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