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私設審神有
※ooc可能有
※裡面有些話有套用到舞台劇的台詞,請注意

—————————————————————>

再次睜開雙眼,眼前映出的是樸素的木製天花板。
「唔…」不動從被窩中起身,頭稍微有點刺痛,但還不算是大礙。
等等……被窩?
不動四處張望,發現正靠在門框邊欣賞月色的長谷部。
對方似乎察覺到自己的視線,便停止對月亮的留戀,轉身過來,用著似問非問的語氣道:「你醒了。」
「……嗯。」
沉默了很久。
「為什麼要幫我?」
「什麼幫你?」
「…讓我躺好休息…。」
「你醉倒在我房門口,叫我如何是好?」長谷部直直盯著眼前的那人,「再說,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在這個本丸裡?」
「……」不動又沉默許久,「…主他…出陣把我拿回來的。」
長谷部頓時傻眼了。
空氣的流動瞬間降到了冰點,時間像是被暫停般,呼吸都非常困難。
「…為什麼……連主也是嗎…」長谷部小聲嘟囔,表情難看到了極點,扭曲著,猶如悲憤的惡靈。
不動的心情也開始糟糕了起來,「喂!我問你…!」
但還沒說完,長谷部已經衝出門外,不動也叫了起來:「喂等等!我還沒說完!」
長谷部聽到,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從他的房間內跑出來的那人,帶著猶如老鷹般銳利的殺意惡狠狠地直直瞪著他,緩緩道:「你給我閉嘴,回去你的房間。」
不動看著他後退了一步,那如魔王般極為恐怖、令人害怕的氣場使自己畏懼,只能順從。
長谷部丟下那句話後也就沒有回頭地,直直地往審神者的房間走去。
還沒進到審神者的房間之前,長谷部就已經在房門口的走廊上看到審神者了。
他毫不避諱地直接走到審神者的身旁,審神者發現了他後,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示意要他坐下。
「有什麼事嗎,長谷部?」審神者仰望著天空中的月亮,並沒有回頭看向對方。
「我就單刀直入地說了,主。」長谷部跪坐下來,姿態依舊禮貌,「不動行光他…我跟他見面了。」
「這麼快啊……」有些感嘆,審神者轉頭看向長谷部,「那,你跟他說了些什麼?」
見長谷部不說話,審神者則苦笑了聲,問:「你凶了人家,對吧?」
長谷部輕輕地點了點頭。
審神者將頭轉回到原有的姿態,雙眼再次看向月亮,似乎是在想些什麼,接著緩緩道曰:「我啊…跟信長公不一樣,你再怎麼擔心的事情終究是不會發生的,儘管放心好了。」並面向長谷部微笑。
但長谷部最終還是沒辦法放下心來,不動行光的存在,只能是個不穩定因素。
對於審神者的話,長谷部輕聲嘆氣,起身敬禮後表示告退。
他走回自己的房間,不動行光也很聽話地回去了。
又嘆了聲氣,長谷部並沒有想很多,一股腦地往床上躺,有股甘酒味,是不動所留下的氣味,很熟悉,但因長久的時間下來,也讓他感到陌生。
他感覺到主似乎是在打著什麼主意,但自己卻又不瞭解。
這種感覺真是令人厭惡。

隔天早上,長谷部一如往常地會先到審神者房間拿取資料後才去大廳用膳。
當他用完膳,照著審神者給他的順序排好今天的內番人員後,開始報告最近的任務。
「主報告的內容中,提到某些原本應該是能夠輕鬆對付的敵人,但除了時間朔行軍的動向,還有我們本丸管轄的時間軸,似乎卻不斷地在發生事故。於是上方下達了出陣任務,希望能組止變故。」拿著資料,長谷部在字裡行間內尋找重點,直到雙眼尋到資訊並在那一點落下後,眼瞳瞬間縮小,「時代是…1582年,地點是本能寺。」
有些知情的人聽到是本能寺後,心情有那麼些的不平衡,也許就是因為要去的地點是本能寺啊。
「…要去的人員待主公佈。就這樣。解散。」
正當大家準備離開時,審神者開門進來了。
「耽誤一下時間,我來公佈一下去本能寺的人。」清了清喉嚨,審神者看著拿在手上的小紙張,「光忠、鶴丸、藥研、宗三、長谷部,還有日本號。」
大家只是點點頭表示瞭解,但卻有著那麼一個人不認同。
「主!派我去執行任務吧!」
審神者看向發聲的那人,是不動行光。
長谷部聽聞,嘖了一聲。
「為什麼要派你去呢?」審神者微笑,「給我個好理由。」
「那個人啊,非常重視我,將我作為忠義的獎賞賜給了近臣森蘭丸…」不動說到這裡便停下,似乎在糾結些什麼。
審神者看到他如此,便催促道:「你怎麼?」
不動也緩緩開口:「但是我那個時候…卻沒能保護好信長公,所以…!」
「那是個不能被保護的男人。」長谷部打斷了不動要說的話。
而在聽到了長谷部訴說的話語後,不動的眼神稍顯疑惑,「咦?」
「我在說,信長公是個不能被保護的男人。」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皺起眉頭,不動的聲音微微沙啞,「什麼嘛!你不是深受信長公照顧嗎?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哼!深受照顧那又如何?」
「只是個信長公就讓你們吵起來了嗎?真是的,毛躁得跟個未成年一樣!」審神者這麼說著,「放心好了你們倆個,我們要去的時間點他大概已經睡了,不會遇到他的。」
大家都靜默不作聲,尤其是不動和長谷部,兩人都因審神者的話語而撇過頭去。
「除了不動的異議之外,還有什麼問題的?」見大家都沒有說話,審神者又道:「如果都沒有問題,那就解散。」然後向著不動與長谷部招了招手,示意要他們過來,「這個隊伍只是暫定而已,在要執行任務之前,都可能還會有換人的機會,至於選人方式,是以曾經有待在信長公身邊的刀為主,雖然不動你也是信長公的刀,但因為剛來到這裡,等級經驗較少,怕你去那裡會吃很多苦頭,可能還需要被隊友們擔心,畢竟那裡是戰場,非常危險,只要一個不注意就會喪命,所以就沒有派你去了。」
「只要提升經驗就好了吧…」小聲嘀咕,不動抬起頭來,「我要訓練,然後參加任務!」

—————————————————————>

對我來說他們倆個都超級可愛<3(#
可是他們會常吵架##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