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私設有
※ooc可能有

————————————————————>

緩緩張開雙眼,光亮的世界在眼前浮泛,原本該停止的時間竟二度重現,抑或是重生的開始。
看著自己所待著的地方,是一覽無遺的泥地,眼前是一位挑高的青年,以及他身後站著的六個人。
「…我是不動行光,織田信長公的愛刀!如何?」自己先做了個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不動行光啊…奇怪,我在織田家的時候好像沒見過你?」
「不要這麼沒禮貌。」那位青年打岔其中一個人說話,然後清了清喉嚨,又道:「我是審神者,你以後的主人。」頓了頓,指向旁邊的幾人,「這些是你今後的同伴。而剛剛說話的那個大叔叫日本號。」
「…請多多指教。」
「也請你多多指教囉。」審神者朝自己微笑,「好回去了回去了!既然不動都入手了就回本丸吧!」
「本丸?」
「嗯,不動。」審神者面對著他,並且微笑,「那是你以後的家。」

到了本丸門口,應門的是一個金黃色頭髮、一身黑色衣服的人。
「喔!主上,回來了啊!拿到不動了嗎?」
「入手了✧!」
「喔喔!」那個金髮男子看向自己,然後笑容滿面道:「就是你嗎!我是獅子王,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好了,待會兒會再跟大家介紹,先進去吧。」
「好的主!」
審神者進入到本丸後,拿起日本號給他的戰績,似乎在思索些什麼,而日本號靜靜地在審神者旁邊跟著,「啊對了,日本號,帶他去認識環境,我還要回報一些資料給政府。」
「蛤——真麻煩!」
「明天你沒酒喝了。」
「嘁!」
看著兩人的鬥嘴,不動感到有些好笑,然後跟著那位名叫日本號的同伴一同認識環境。
「我是日本號,三名槍之一,正三位。」他如此說道。「你是短刀吧?」
「…啊,是的。」簡短地回應對方的問題。
「嗯…這裡很多短刀們呢。啊,那裡是廁所,那裡是客廳。」
走到某間房間的門口,日本號停下腳步,「這裡就是你的房間,如果還有什麼問題隨便你問。先走了。」然後邁著步子走向長廊回去了。
不動看著庭園那一棵櫻花樹,眼裡似乎映出了什麼。

吃飯時間,不動被叫到了審神者的身邊。
「今天入手了新刀,向大家介紹一下,不動行光。」
「…請多多指教。」
不動自然不喜歡聚會,但看到眼前有著許多認識的同伴,發現其實聚會偶爾也是很棒的。
藥研、宗三、歌仙、燭台切、鶴丸、以及剛剛的日本號,都是自己認識的。
短刀們都很熱情地與不動打招呼,還跟他比身高。
「信長公的愛刀啊…想當年我在他的櫥櫃中待了很久呢…真羨慕啊。」光忠如此說道。
「…信長公的愛刀…」藥研稍稍皺起眉頭,四處看了一下,似乎在確認什麼一樣。
大家看了藥研的動作後,表情有點糾結。只留不動一個還搞不太清楚到底怎麼了。
然後,門被推開,進來的是壓切長谷部。
原本吵鬧的大廳忽然之間鴉雀無聲。大家都看向長谷部。
長谷部不以為然,並沒有特別去注意看著自己的那群人,依然我行我素地拿起碗,從電鍋中撈起飯,放入碗中,然後開始禱告。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多說什麼,各自回原本的位置準備吃飯。
只有不動,在一瞬間內看見了那紫色的身影,瞳孔收縮、神經繃緊,猶如看見不祥之物般,直豎汗毛。
不動瞪大著雙眼,緊握著自己的本體,眼裡只映著長谷部的身影,似乎是在壓抑著什麼,呼吸開始不整,就在失去理智的那一瞬間,審神者把他給拉了出去,帶回他的房間。
「長谷部對於信長帶有許多難以釋懷的情感,在知道政府發出通知說能夠鑄造出你的時候,他可是跟你剛剛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間的感覺是一樣的呢。」審神者細細道出關於長谷部的事情。
不動沉默了一陣。
「…那為什麼…要把我拿回來呢?明明我…只是把沒用的刀啊……」
「因為我覺得,你能改變長谷部。」
「……………咦?」
「你能將長谷部帶出名為信長的枷鎖。」
審神者如此說道,讓不動更是不解。
「你以後就會明白的。那我先回去了。」說完,審神者起身離開不動的房間,往著前方走去了。
不動待在那未開燈的自己的房間,遲遲不解審神者話中的意義。
他眺望著外面的星空,想起了那晚的星空,雖然不一樣,但是跟現在的似乎很相近呢。

*

長谷部感到稍微的不舒服。
並不是身體上的問題,而是受到外來因素。
長谷部平時神經細膩,警覺度高,對於外在環境事物的不適當會隨即感覺到。而讓他感到不舒服的便是那些外來的視線。
從他踏入大廳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
吃完飯後回到房間時有、在房裡處理公文時也有,把他盯得渾身不自在。
但長谷部覺得算了,還是公事重要。
於是把公文處理好後,交給主,準備回房休息睡覺。就在前往自己房間的那個長廊時,他看到前方有個身影,因夜深導致看不清楚,搖搖晃晃的,然後在自己房間的門前倒下。
長谷部震驚,隨即跑過去,想要將倒下的那人扶起,結果想也沒想到,倒在地上的那個身影,便是不動行光。

——————————————————————>

我寫的每篇文的第一章總是很單調~
不能怪我啊因為重頭戲是在後面而不是前面嘛(不要狡辯#
求同好~(不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