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無cp向,單純地只是想寫HSB的心理路程(?
*自行捏造嬸嬸性格,雷者慎入

—·—·—·—·—·—·—·—·—·—·—·—·—·—·—·—·—·—·>

下午開始了活動,主要以手合為主。畢竟以現在的戰鬥力去攻打厚樫山,情況可能會有些慘烈。
「吶,長谷部,你的下一個對手是我。」
回頭瞧了瞧,望進的是一雙碧色瞳眸的男子,一頭金髮,但是大部分都被他習慣披著的白色布料給遮擋著。
他是山姥切國廣,是從最初就跟隨在主上身邊的刀。他待在主上身邊的時間比自己還長,懂得事情自然就比自己還多,主上的言行舉止說不定他最清楚。
但是現在主上卻把近侍的位置交給了自己,而不是山姥切。
或許他自己瞭解主上的用意,但卻又面對不了這個現實。所以現在他看著自己的臉色,是厭惡的。
「喔。」有些漫不經心地回答。
「今天是我們倆第一次交手,我也是第一次看你的戰鬥。」山姥切原本就緊緊深鎖的眉又再多皺起一層,「你做好覺悟吧。」
聽完這番話,微微勾起嘴角,心裡滿是好戰的狂野,用著傲骨的語氣嘲諷道:「哈哈,放馬過來!」

「啊——長谷部——」

咦?
這是…主上的聲音?

回頭一看,主上跑向這邊。
「可以跟你手合嗎?剛剛才跟太郎手合完呢。嗚啊太郎他啊果然不是蓋的,真的好強啊——雖然我贏了就是w。」
「呃…,若主上都這麼說了,我是不反對,但…」有點顧慮到山姥切的意見而支吾其詞。
主上似乎也注意到而回眸看了看山姥切,然後道:「山姥,能讓我跟長谷部對練一下嗎?」
「…嗯。可以。」看他撇了撇嘴,然後默默站到一旁。說實在的,不願意屈服的這一點,還滿讓人為之一笑。
「那,長谷部。要來囉,我的攻擊。」主上拿起一旁的木劍,習慣性地往兩旁揮舞著,然後擺到眼前。
自己也隨即拿起木劍,擺好架勢,等待著主上的第一擊。
須臾間,木劍一劃,往自己腹部重重地劈下一橫,眼睛所不及之速度,只好硬著頭皮,腳跟往後一推,身子也整個往後退,再次反應過來,眼看又要被接下來直直的一劃攻擊,快速將手裡握著的木劍往前阻擋,靠著自身力量支撐著刀柄。
主上的力量……好強!

「兩個人都好厲害…」山姥切讚嘆著,像是不想錯過這個精彩的戰鬥畫面一樣,緊盯著眼前的景象。
「…長谷部君他啊,一開場就被壓著打呢。」剛結束完手合的光忠也過來觀戰。
「咦?不是勢均力敵嗎?」
「我跟長谷部君的前一個主子是同一個,所以我瞭解長谷部君的戰鬥風格。」光忠斷言,「他戰鬥時絕對不會像這樣,被敵方打壓著。所以,主上比他強呢。」
隨即,木劍瞬間從眼前快速彈來,一回神,只見長谷部跌坐在地上,頸脖被主上握在手裡的木劍直指著,「…好了,長谷部,你輸了。」
「…唔!」長谷部一臉錯愕,神情險惡地看著眼前的主上,卻說不出任何話語。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長谷部君吃了敗仗呢。光忠這麼想著。
看到長谷部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瞇起雙眼,不再多說些什麼,主上倒是有些爽快地收回指著對方的木劍,然後扔給了山姥切,「…真是,不服輸的傢伙。」
山姥切慌亂地接下扔過來的木劍,然後望向長谷部那個高傲的臉龐。
剛才觀戰的時候,實力明明強的要命——或許連自己都贏不過的地步——卻輸給了主上。主上的任何一個攻擊其實自己都曉得,自己是接不住的。但那個傢伙全部接下了。即使防禦的動作有那麼少數幾個不太完美,剛才的防守動作也是一時不穩,才會導致手中握著的木劍被打飛。
……好不甘心。原來自己的實力竟僅僅只有如此。

「長谷部,你的動作很完美,在這裡的所有刀劍中,就屬你在應戰時的戰鬥姿態最為穩定,所以在滅敵時才會很輕易就殺掉敵方吧。」主上看著坐倒在地上的長谷部,然後微笑,「但是,你唯一的缺點就是,防守姿勢不太熟練。多多練習吧。」
「…是。我知道了。感謝主上的教誨。」輕聲道。
主上將手遞給了自己,示意要拉一把。而自己也握上了那隻手,然後起身。
「吶,去和山姥對著練習看看吧,我告訴你的。」
「是,主上。」應答後,撿起地上的木劍,然後對著山姥切平舉著,「來一決勝負吧。」

—·—·—·—·—·—·—·—·—·—·—·—·—·—·—·—·—·—·>

想不到接下來的我(ˊ<_ˋ )
不想寫高綠文接續文的我( ˊ_>ˋ)
世界真大啊…!(ˊ<_ˋ )(感嘆什麼#
求提供題材,被我挑出來寫的沒有獎品( ˊ_>ˋ)(喂!
沒被挑到的也沒獎品(ˊ<_ˋ )(pia#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