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呃又開了腦洞寫了一篇長谷部日常(大概
占tag sor
是日常惡搞歡樂向##
有OOC、有OOC、有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而且還是很強大的OOC###
雷者請自行按右上✕✕退出

開始囉—————————————————>

「唔……」緩緩睜開雙眼,映入眼底的是從窗外照進的光亮的透明。自前天開始就一直是下雨的天氣,好不容易今天能放晴,大概是主的保祐呢。
若接下來幾天都能放晴的話,可以馬當番、畑當番、遠征、還有,出陣。
自己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出陣情有獨鍾。
想要站在戰場上砍殺敵人、戰勝對手。這種渴望勝利的欲望,即使淌了多少的鮮血、甚至僅存一氣,也值得。
不過主上是不會認同的吧。不會認同我死在戰場上。

洗漱完畢後前往食堂去吃早飯,正走到一半卻被燭台切叫住。
「長谷部君,那個,過來一下。」向自己招了招手,不等回應便隨即拉起袖子往前邁步。
「喂…等…!燭台切,你要幹嘛?」
「跟我來就對了。」
「什…?」
來到的是廚房。
「所以找我來廚房有什麼事?」
「啊——那個啊,主上說他想要吃你做的蛋包飯。」
「蛤?」
「昨天晚上我去主上的寢室詢問明天的早飯要吃什麼,結果他回答:『我想吃蛋包飯,某個煤色頭髮、紫色眼瞳的人所做的蛋包飯』。」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不等回應轉頭就走。
「…欸、等!長谷部君!」拉住自己的手,又繼續說道:「主上很表明這是在說你吧?」
「然後呢?就一定是要我做嗎?你可以假冒做啊。」
「當然要你做啊!!我做的菜主上每天都在吃,自然就認得出來口感,如果主上發覺是我做的話,我會被懲罰的!!」
看他快哭的神情,自己不自覺地嘴角微微揚起,但很快就回復到原本的樣子,不讓對方發現,「…你跪我,我就做。」
「……長谷部君你在鬧我嗎?」
「對,鬧你的。我原本就打算要做的。」
「長谷部君!!」
被燭台切發火後就開始做蛋包飯。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主上特別指定自己做飯給他吃,背後有什麼意圖自己本身也不太清楚,是善、是惡、又或者是其他的,從無所知的計畫。但這股信任感卻又讓自己內心所有過分扭曲事實的想法拋在腦後。

最終還是得不出結論地端著裝著蛋包飯的盤子前往主上的寢室。
『叩、叩!』
「主上,我進來了。」
「啊——請進。」
將房門打開、進入房間、關上房門,然後跪坐,將裝有蛋包飯的盤子遞到主上面前,「主上,請您享用。」
「光忠他告訴你啦,不錯。」
「是的。」稍微猶豫了一下,又開口:「請問主上…特別指定我做飯給您,有什麼意圖嗎?」
「啊?哦……沒啦,因為你之前畑當番的時候有說了一句——『豐收完後,也會讓我為您料理嗎?』…,嗯對,那時候就想說總有一天一定要吃你做的料理,只是一直忘記而已。」稍微笑了笑,「啊,至於蛋包飯,是突發奇想的唷。」
「啊…,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那時候的事情,沒想到主上竟然到現在都還記得。
「啊,對了長谷部。」吃到一半,主上突然開了口。
「是?」
「後幾天現世就要新年了,我要回現世跟家人敘舊一下。在我不在的這段期間,本丸就交給你負責監管了。」
「咦?我嗎?」
「嗯,我覺得這件事交給你比較放心。」
「…是,能受到主上的重用,真是感激不盡。」
「不用那麼拘束啦,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是。」
「然後這是工作表。」主上從桌上拿了幾張紙遞給了自己,「上面交代了每個人該做的事情,你只要告訴他們要做什麼就可以了。然後可能還會有一些公文,先幫我看過、蓋個章,等我回來再告訴我就好。」
「是,主上。」
「那這樣就沒事了。謝謝你。」
「不會,能為主上做該做的事,是我的榮幸。」
只見主上對著自己微笑,然後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啊、對,我又忘了。我不在的時候,你替我出陣去厚樫山,由你當隊長,其他隊員你自己挑。」
「是的,我知道了。」
「很好,加油吧。我知道有你在一定會贏的。」
「是,我絕不會辜負主的期望。」

在與主上談話許久後,主上也吃完了飯,自己也就先出了主上的房間,端著吃剩的空盤子,以及主上給的資料,前往廚房。
「啊、長谷部君,怎麼樣?主上說什麼?」
「沒什麼,交代我一些事情而已。」
「喔——是這樣啊。」
「嗯,盤子交給你洗了。」
「啊、好。」

沒有想到自己拖了這麼久都還沒有吃早餐,實在有點不習慣,但也有些值得。
主上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對於每一件事都有著理性的想法、思考、以及決策,從他上任後,文件都是親自審核過的,手合、當番、出陣、遠征的名單也是親自去排的。手合時偶爾會下來與我們對戰,但從沒有任何一個打得過主上;出陣時也一定會下馬,與我們一起同行、戰鬥;在我們當番累的時候,會準備點心給我們;遠征受到傷害回歸的時候,會為我們擦藥,並且關心、鼓勵我們。
他是對待我們如此好心的一個主上,所以我,絕對不會辜負他的好意。
新年時的厚樫山出陣,由我擔任隊長,然後,絕對要奪取勝利,並且,全軍無傷亡。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