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12


「現在為您即時報導,在東京都三鷹市發生了一起謀殺案,幸好發生謀殺案的地點附近有警察巡邏,即時阻止了謀殺案的發生。目前一重傷一輕傷,這名警察以及受害者正前往醫院接受治療,犯人也送往了警察局……」


「唉……現在的秩序感覺又開始亂了……。」扶額,然後又將注意力放回病人的報告上面。

反正與其吸收這種沒營養的新聞,那倒不如專注在醫好病人還比較有意義吧。

綠間關掉辦公室裡的電視,正準備好好地寫自己的論文時,房門卻被打開。

「啊……綠間醫生,不好意思,在您正忙的時候打擾您真的很抱歉,有急救患者。」一位嬌小的護士一手抱著資料,一手握著手把說著。

「不會,沒什麼。患者比較重要。」漠然,「好。我們走吧。」

「啊啊,是。」


雖然說綠間醫生感覺很貼心,但是……

他的腳程快得要命啊啊啊!!!腳長就能欺負人嗎!!!媽呀我穿高跟鞋沒辦法跑啊要不然我也想跑過去跟著他啊!!!!!


「患者情況?」

「啊……」因有些突兀而有點慌亂,「28歲,警察,因在逮捕犯人時嚴重受到槍傷及刀傷,目前大量失血,已陷入昏迷,身上也有一些脫皮現象。」


警察?是剛剛新聞播報的那則新聞的警察嗎(畢竟自己所待的醫院正好也在三鷹市裡頭)?


「患者血型?」

「O型。」

「好,預備一下O型血,然後準備人工皮及繃帶,3號。」

「是的。在東樓2F。」


接著再也沒有了對話,只是去做好該做的事上。


13


『嗶─嗶─嗶─』


……藥水味、點滴味、腥澀味、病的臭味、還有一股……很懷念的……莫名的香味。


「啊……嗯……呃……」頓時感到口乾舌燥,因而沒辦法發聲。

隨即張開充滿乾澀的雙眼,是一片純白潔淨、無瑕的天花板。


好渴、好酸、好痛……,我是怎麼了……?


「你醒了。」似問非問的語句在耳旁落下,令人懷舊的聲線再度讓自己產生共鳴。


──沒錯吧?是你嗎?


在皮鞋與地板摩擦而產生的喀啦喀啦聲之中,慢慢地愈靠愈近,隨即又在自己的身旁停下,那頭翠綠色的髮絲、墨綠且穩重的眼瞳、沉穩而嚴肅的臉孔、細長的下睫毛、以及那似乎極盡不變的,低沉而厚實的聲嗓。全都是自己所知道的,自己所瞭解的,然後,又在這一瞬間內,模糊不一的記憶,卻又讓自己有所動容。


「……小……真……?」


交錯相視,空氣似乎凝結一般,無法動彈。


「閉上你的嘴巴,一直張著很難看。」一出口便是非常冷然的話語,讓人實在哭笑不得。

高尾勉強合起相當乾燥的口腔,視線也從那人身上移開了。

「你身上因為受了許多開口創傷,包括刀傷、槍傷、除此之外還有被割去幾層皮,所以幫你……幫您貼了人工皮,到今日午夜之前盡量不要移動身體,要讓人工皮適應您的皮膚。」一一說明,「還有您失血過多,已經幫您輸血了。通常輸血完後,口腔會稍微乾燥點,只要多喝點水就行了。除了這兩點外,其餘部分都沒什麼大礙,還請您多多放心。」

翻了翻資料,又繼續道:「嗯。您的父母親過不久就會過來了,他們剛剛正在幫您辦理住院手續。順帶一提,您這次會在本院住上將近二個多月的時間。」闔上資料夾,「最後,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主治醫生,本名綠間真太郎,還請多多關照了。」一說完,轉頭,馬上走掉。


我擦他媽的這會不會太扯?老天爺你就是故意捉弄我的對不對?!


14


已死目。

高尾和成依舊死目地看著前方的電視螢幕,像是對各種事物感到徹底的絕望般,已經出神了。

是說這也太誇張了吧?自己好心去救別人,沒想到送到醫院治療,好死不死竟然是那傢伙被指派為自己的主治醫生?!請告訴我這只是個笑話!

高尾最終還是頂著三條線在病房中獨自自欺欺人,接著緩慢地開啟電視,想讓心情好轉些。


「啊咧?」


沒想到新聞台正在報導的是有關於自己的新聞──一名警察正阻止一場謀殺案發生的事件──不自覺地感到自滿。


「那是你吧。」

「是啊。欸……?」

突然有一陣清嗓在耳邊低語,使得高尾嚇得差點摔下病床。

「小小小真你怎麼在這?!!!!」

「就叫你身體別動了,傷口會沒辦法癒合。」

「問題不是這個好嗎!!!!!」

高尾扶額,怎麼這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都搞錯問題的方向。

而且更扯的是他的存在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薄弱了?

「算了。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小真?」畢竟自己住的是單人病房,照理來說主治醫生進來一定都是找自己有事的才對。

「不,沒什麼。只是有東西不小心掉在這裡而已。」

「嘿……是喔……」漠然。

看著那人在地板上東找找、西找找,然後好像又撿起了什麼,接著轉身,離開。

難道是找灰塵嗎?為何掉的東西怎麼這麼小?

不過那人馬上就關上房門離開了,不能問到底是什麼東西,也就算了。


15


「可以了。把繃帶拆下來吧。」語畢,後直直望向眼前的那人。

高尾順從地慢慢將身上繁多而複雜的繃帶一一放鬆、拆下。

而照映出來的是完好如初、柔順無缺的肌膚,像是從沒受傷過一般,完美、無瑕、緊緻。

「……這是我的皮膚嗎……怎麼……感覺好像沒有受傷過一樣……」

「那是因為你有做適當的休息。」

「原來www」憋笑著,「不過應該要好好感謝小真你吧……!畢竟是小真救了我。前陣子還綁著繃帶的時候,也沒有特別感覺到不舒服的說!這應該要托小真醫術高明的福。」

「你應該托人工皮的福才對。它造就了你現在無瑕的皮膚。」

「不是吧wwwwwww!!!」高尾表示已笑爛XD。

綠間只是無語,眼眸間一閃而逝,便接續著自己的報告,「拆好繃帶就把它丟進垃圾桶,別給我一直放在旁邊讓它發臭。」

「好啦好啦w,我丟就是了w。」接著裝作投籃的姿勢,將繃帶扔進垃圾桶裡。進球。「吔嘿!進球!」

「好了得分了,第四節剛好結束,你贏了,然後趕快滾回你的病房去,別來吵我,我還有報告沒寫。」

「欸?!!小真你好冷淡!!!」

「別無理取鬧了。快點回去休息。剛拆完繃帶是最危險的時候,小心你傷口又裂開。」

「好啦……小真你加油。」

高尾隨即將房門打開,接著離開。


那傢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的冷漠?是因為什麼嗎?


============================>


唉好廢啊最近寫的文都渣渣的←_←(你也知道

等我病好了大概就會寫得比較好一點了吧~

剩最後一章這篇就完結了吶……加油吧!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