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01

輕浮。

這是一開始綠間真太郎對他的感覺。

但在那天,他訴說著自己心中的期望後,便不這麼覺得了。

──『我在中學的時候,跟你打過一次,雖然輸掉了。』

──『結果上了高中一看,真是笑死人了。我發誓一定要打敗的人,居然以隊友的身份擋在我面前。』

──『比起這個,還不如說我想要讓你承認我的實力。』

──『我已經決定了要比你練習更多,現在只是在做自己決定的事罷了。』

──『不久之後,我就會練習出讓你也大吃一驚的傳球。所以給我記住了哦!』

這傢伙的存在,必定是跟自己所衝擊到的。

那道淡橘色的光輝,在自己的身後一一劃下那努力的軌跡,真實地追趕著自己。

然後,追隨在自己的後頭,成了那新的──

──『影子』。

02

「呦~!小真!看完晨間占卜了嗎?」清亮的嗓音在耳邊響起,似乎有著那麼一點的冷然,卻又不失那股熱情。

掃過那翠綠色的光芒,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綠色曙光,然後直視前方,毫不猶豫地向著前方走去。

「這不是廢話嗎。」似問非問的語氣在一刻之間從耳畔旁落下。綠間對於這個問題已經被問過好幾次了,至少自己是有點厭煩了。

高尾仰頭看著似乎是萬年面癱的那人,大步流星地跟在後頭,然後只是笑著回應道:「是嗎w~但對我來說很有意義呢w!」

這似乎引起了綠間的興趣,「哦?怎麼說?」

「因為小真每次都會幫我看我的星座運勢啊~!然後都會傲嬌般的塞給我一堆幸運物,超級體貼的說w!」感覺在調侃對方般,卻又相當地肯定。

同時也感受到對方的害臊,「哼,我不需要你的稱讚。」後又推了下眼鏡。

「哎呀哎呀~又傲嬌了嘛!」kiraψ( `∇')ψ。

「才沒有!!!」哼(  □-□)。

也許自己太過於在意,那人的言行舉止、甚至是每一句話,都讓自己的心中烙印出那莫名般的躁動,鼓舞出那奇妙似的動容,將陷入其中,無法掙脫、無法自拔。

那種感覺……到底是什麼………

03

「小真~」

「吶、吶,小真。」

「小~~~真~~~」

「小真!!!!!」

「小真。」

「小真wwwwwwwww」

「小真XD」

「小真\(*'∇`*)/lag」

「小真(つ'>ω<`)つ」

那人無時無刻的叫喊,在耳邊迴盪著、殘響著,似乎中毒一般,綿延不絕、同時也深根固底。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就這樣了吶……那股感覺,好像那人只要一消失,便再也感覺不到這世界的快樂,痛苦、悲傷,甚至觸碰不到你般,椎心、泣血。

又是為何,那人的頭髮、那人的臉龐、那人的瞳眸、鼻尖、笑容、甚至雙唇,似乎如畫般,會將自己吸引入其中?

又是為何,在兩雙眼眸之間輕輕掠過之時,像是要爆炸一樣,心靈擺盪不已,同時也沖昏了頭,不敢對上他的那一雙清澈見底的雙瞳?

又是為何?這又是為何?

04

上帝果然很喜歡捉弄人,無時無刻都在忙著想樂點子讓自己能夠玩一玩。

也許自己也被上帝給捉弄了,捉弄的很深、很深、很深………

好想要一直待在那人的身旁,看著他的身影、聽著他的聲音、循著他的氣味、觸撫著他的肌膚……。

好想要……好想要……跟他……

在一起。

05

離開了。

那個人離開了。

「啊哈哈……小真……你不用在跟著我了……我只會拖累你而已,只會礙手礙腳的。」

「所以,掰掰了,小真。」

「掰掰了,綠間真太郎。」

這是他最後一次叫著自己的名字。

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是在剛見面時,沒想到過了三年之後,在這最後的一天,聽見了第二次的溫存。

是第二次,同時也是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坐在這個教室的位置上,看著那帶著淡橘色的光輝,淚水似櫻花一般,從眼眶、從臉龐,緩緩地落了下來。

在自己眼前與別的女人賣弄,吻上那兩片薄唇。

毅然頓挫,到頭來還是只能痛哭。

我愛你啊,高尾………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