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01

淡透明綠的窗廉在窗邊一絲一絲的飄揚著,觸撫著旁邊床上一人的臉龐。
因此而感到一陣柔意,便鬆起眼角,緩緩張開充滿乾澀的雙眼。
眼眸漸漸接受那耀眼如刺的陽光,後將手扶上床緣,撐起身子,看著那一個躺在床的另一頭的男人,柔順的頭髮、皙嫩的肌膚、俊俏的臉蛋、還有那長而美麗的下睫毛,不自覺地讚嘆著。
觸摸著對方的臉龐,從額頭慢慢滑落至下顎,然後靠近那人,撫上那甜而蜜的雙唇,溫和柔軟,還帶著淡淡的香甜味。
輕輕地吻上一枚,便離開了。然後起身,準備去盥洗一下。

綠間真太郎,還有高尾和成,今年24歲,同居生活已經2年。
雙方都各自做著自己的工作,雖說是同居,但並沒有影響到雙方的生活,形似於「同居」感覺只是表面說說罷了。

正好今天是雙方的休假日,所以高尾在昨天晚上硬是擠上綠間的床上,並且不肯離開,還提議說要跟綠間一起睡,不睡不離開。
綠間扶額,只好讓高尾睡上一晚。

是說高尾也不知為何開心了起來,是因為很久沒有像這樣與綠間一起睡覺嗎?還是因為太久沒有看到綠間可愛的睡臉而感到欣喜?

──想必兩個都具備了。

輕輕地哼唱著歌,蹦蹦跳跳走出洗手間,那人就已經起床了,「啊咧?小真你已經起床了喔?」
「嗯。」那人將戴在頭上的睡帽摘下。
自己搔了搔頭,「那……小真,你早餐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蛋包飯。」
「嘿……真稀奇,小真這次竟然不是說紅豆湯欸……!」
「閉嘴,高尾。那個是飯後甜點,你可別搞錯了。」看著那人起身,走向洗手間。
「但是上次小真就說早餐想喝紅豆湯的啊!」
「別廢話,高尾。給我去做蛋包飯。」
「是、是!」被這麼說也只好順從了。

02

他趴在桌上,輕輕地抬起眼眸,看著正在慢慢品嘗早餐的那人,「吶、小真,合胃口嗎?」
「嗯。」
「那就好。我太久沒有下廚了,還怕做不好呢。」鬆了一口氣,便趴在桌子上。
那人拿起放在桌上盤子旁邊的罐裝紅豆湯,啜了一口,「倒是你,不吃早餐嗎?」
「嗯……冰箱裡的食材剛好用完了,所以就沒有做我自己的了。」自己也就無意的回答,反正這本來就是事實。
「不吃早餐小心你會變笨。」睨視。
「反正我已經夠呆了,再笨下去也無所謂。」
接著便發出了因桌子和盤子摩擦而發出的喀啦喀啦聲,在高尾的面前停下。
「小…小真?怎麼了嗎?」
「我不餓,你吃。」
「……欸……小真,這是你的早餐欸……」
「你吃就是了。」
「怎麼突然叫我吃呢?!」
「你是刑警,常常要執勤,體力消耗很快,應該多吃一點。」推了推眼鏡,「再說,我也不想看你因為沒吃早餐而暈倒。」
吃驚了一會兒,「……小真。」
「幹嘛?」
「小真我太喜歡你啦!!!對我好好!!!」高尾因太過於高興而撲向旁邊的那人。
「放開!你好重!」試著推開高尾的手,但似乎因為被抱得太緊而無法移動,轉為稍稍拉下他的手,以好好呼吸。
高尾俯頭蹭著那人的肩膀,「吶、小真。」
「嗯?」
「小真你啊,真的、真的對我好好喔,什麼事情都幫我想了很多,感覺,好幸福喔。」
「哼,要不是因為你笨手笨腳的,我早就自己過生活了。」
「嘛、嘛,小真就別再虧我了。」高尾微笑地面對著他,便含下一口那匙蛋包飯。

有些攘嚷、無法平靜的休假,即便是他們,最美好的時光。

03

陽光灑射,迎面吹來的風悠閒的在身邊繚繞著,掛在窗邊的風鈴不時的在耳邊噹啷噹啷響,溫和而舒服的午後,便讓人感到相當的舒暢。
意外的,兩人都選擇了在家裡度過這個下午。
而綠間便躺在高尾的膝上,讓高尾幫著自己掏耳朵。
不知是因為太過舒服,又或者是工作太累,綠間竟在無形中漸漸睡去,傳來一陣陣微弱的呼吸聲。
悄悄地將眼鏡摘下,凝視著那張美麗俊俏的臉龐,不自覺感到一絲欣然。

──『好好休息吧,我的王牌大人。』

04

「吶、小真,明天又要開始工作了。」看著從浴室洗澡完後出來的那人說道。
用著那淡綠色的毛巾擦拭著已浸濕的頭髮,然後在對方的身旁坐下,「怎麼?惰性又出來了嗎?」
「你知不知道,雖然我們在一起生活,卻常常見不到面,我啊……可是很寂寞的。」兩手圈住他的腰,頭腦一股氣地埋進對方的懷裡。
「…………。」
「難道小真不寂寞嗎?」
「……當然會啊。但是,我們還是在一起的啊,只要我們還在一起,不就不寂寞了嗎?」

──『啊!』

頓時閃過一絲驚覺,剎然點醒。

──『……嘛、也是。』

──『只要我們在一起,便無了那份寂寞,即便不常見面也一樣。』

「……啊啊、是啊,小真,是我想太多了。」搖了搖頭,想要甩開自己那股奇怪的悲觀想法。

──『只要在一起了,便不會放手。』

──『一直、一直在一起喔。』

──『永遠。』

「小真。」

「要永遠在一起喔!約定好了!」

「我喜歡你。」

F.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