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秀德中心/织田组中心/奈次中心/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压切/泉岚泉/泉真

嗯......
總之就是高尾在秀德學園祭時唱了一首歌送給綠間,然後就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的一個小故事。

*歌詞、說話由單引號表示「」
*內心話由雙引號表示『』

Open

「小真,給。」
手一劃,球從高尾手中傳到了綠間手中。
綠間一接,從指尖投出,完美的在空中畫上了一道漂亮弧度。進球。
綠間推了推眼鏡,準備回防。
「厲害,小真。」是高尾出的聲。他搭上綠間的肩膀,微笑道。
他又推了下眼鏡,「我才不需要你的稱讚。」轉頭。「我只是在盡我的人事罷了。」
「小真你就別傲嬌了嘛~」
「我才沒有。」
「欸,你們幾個,回防了啦,還玩!」宮地叫罵著,經過他們倆個身邊時,順便巴了他們的頭一下。
「是。」兩人同時應聲,便往另邊跑去。

「嘛、這次的比賽表現不錯,希望下次也一樣打出好成績。」教練說道。「好,解散。」
聽到教練的宣布,綠間也拿起旁邊的幸運物兔子,背上運動背包,準備離開了。
「小真~」
慘了……
「小真~你怎麼不等我就直接走了呢?真過分!」
「…反正你遲早會跟來。」
「什麼嘛!」高尾反抗。
但不到幾秒,高尾很快就恢復平常的那副模樣了。
「對了小真,剛剛教練是說可以放我們走囉?」
「廢話,要不然我們怎麼會在這,而不是在體育場?」
「啊,也對。」高尾被點醒,「那小真,我們明天再見囉!」
「…啊?」
「我有點事情要辦,小真先回家吧!」高尾說道,邊往著班級奔去,然後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了。
「哎…真是的。」

生氣了。
綠間真太郎非常生氣。
因為高尾。
高尾最近的行徑很奇怪。一下課就跑不見,放學後也常常看不到他,這真是太怪了。
這其中必定有懸疑。

「吶、小真,今天你也先回家吧,我還有事…」
「你到底怎麼了?」
「…欸?…什麼意思?」
綠間有點怒了,「你最近怪怪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讓高尾更不明白了,「小真你在說什麼啊?」
「那我明講了,」綠間嘆氣,後又道:「你留在學校都做些什麼?」
「…欸?」高尾停頓一下,之後又哈哈大笑起來,「什麼嘛、原來是這事啊!」
「所以到底是怎樣?」聽綠間的口氣也就知道他有點怒了,但他還是要來笑一笑。
只見他帶著邪惡的笑容說著:「這個嘛……到時候小真你就會知道了~」
「你別給我賣關子。」綠間推了一下眼鏡。
「以後就知道了啊~小真你幹嘛那麼急呢嘛~」
「別廢話,快說。」
「我才不要捏~除非小真親我!」高尾用著拍拖的語氣道,感覺在戲弄綠間似的樣子。
看見綠間震了一下,高尾也不禁爆笑出來。
「親、親你做、做什麼,笨、笨蛋!」綠間雙頰泛紅,吞吞吐吐的說。
「噗哈哈哈www!小真你也太可愛了吧www!」
「少、少囉唆!」綠間反罵,之後又「哼!」了一聲。
「抱歉、抱歉!」高尾擦去眼角的眼淚,又道:「反正小真你之後就會知道啦,小真你就好好期待吧~!」
綠間看了他一眼,撐了下眼鏡,便離開了。

——對高尾來說,這就是他眼中的小真所表達的「喔,我了解了」的動作。

綠間看著高尾的背影,漸漸離去,心裡也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

是孤獨嗎?還是寂寞?

嗯…不了解。

「綠間君、綠間君?」
「啊、啊!什麼事?」
「你沒事吧?總感覺你看起來怪怪的,是不舒服嗎?」大野問著,看來很關心綠間。
綠間搖搖頭,「嗯、嗯,我沒事。」
「是嗎、那就好。」說完,便回去了。
綠間跩著自己的衣領,想要發洩心中的感傷。

『感覺你離我越來越遠,甚至觸碰不到你。
嘛、你能不能再多陪我一下呢?』

學園祭即將到來,秀德裡更是熱鬧了起來。
但綠間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心裡都充滿了高尾的事。
「高尾,你……」
「啊、今天也一樣喔!小真對不起啦!」
「啊、嗯,不會。」綠間回答,便帶著那張大家都認為是「憂鬱」的臉,轉身,離開了。
當然,覺得也是那樣的高尾注意到了。
他看著綠間離去的背影,也追了上去,然後撲上,用手摟著綠間的脖子,後說:「吶、小真。」
「幹嘛?」綠間將高尾的手拉下一些,以好好呼吸。
高尾將頭靠在綠間的肩上,看著他道:「小真,你怪怪的欸,怎麼了嗎?」
「嗯,沒有,沒事。」之後就鬆開了他的手,然後離去。
「…嘻,小真真是太可愛了~」
身為綠間最佳夥伴的高尾,在綠間看他的那時候的眼神,高尾馬上就了解了,他所注意的事。

秀德是所注重莊嚴的高校,當然連學園祭也非常正矩。
而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活動場的表演了。通常全校師生和賓客都會在裡面看表演。
但綠間並沒有很開心,沒有看到高尾的身影在自己的身邊,就覺得……

——很寂寞。

最後一個表演是音樂創作社的音樂表演,這次走的是樂團路線。
當然綠間並沒在聽,畢竟高尾不在。
「雖然我們的表演結束了,不過我們還是請到了我們學校的一位一年級很會唱歌的神秘嘉賓來到這裡。」
「嗯、嗯,雖然他不是我們這個社團的,但他還是很有潛力的呢~!」
「那,讓我們歡迎——

『高尾和成』」

「……啊?」

綠間傻了,他完完全全都不知道這回事。

「呦呼~大家!」

聽到那爽朗的聲音,他大概懂了——
高尾這幾天留在學校是因為,他要幫忙音樂創作社的演出。
好啊你這傢伙,等到學園祭結束後,你就死定了!

「很感謝音樂創作社邀請我當嘉賓到這裡表演,那我就唱兩首歌以表示謝意好了。」

哼!我就看你唱什麼!

「第一首歌呢,我要獻給我的Ace Monsignor。」高尾看著綠間,說著:「請好好聽喔,My Ace Monsignor。」

欸…

他剛剛說…

什麼…?

——「小真是我的Ace Monsignor呦~」

『是我。』

「ちょっとな~心外ってもんだろ
(有點呢~意想不到吧)

もっと警戒してよ
(守備得再嚴一些啊)

オレも割とやれるほうだぜ
(我也好更認真一些)

もうすぐわかるから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對著你、看著你。

以前明明是自己心中最痛恨的敵手。』

「あってないようなフェイクなんかは
(像這種不合適的假動作)

軽くお見通しだ
(輕而易舉就能看穿)

wo-o-o-oh あがいてんなって ah
(wo-o-o-oh 掙扎什麼的 ah)」

『像玩笑話似的進出同個高中、同個社辦。』

「天才の相棒は、それなりでなくちゃだろ?「Ha-ha, That's right!」 
(身為天才的伙伴,怎麼能連這點本事都没有對吧?「Ha-ha, That's right!」)

誰にでもできるほど「Ha-ha, Don't you know?」
(誰都能做到「Ha-ha, Don't you know?」)

甘くないね
(不要太天真了哦)」

『明明實力那麼強,卻固定留下來做練習。』

「逃さないぜ
(别想逃過去)

その影も全てはこの視界の中だ
(一切身影都在我的視線中)

それでもまだ
(即使如此)

ついてくるなら
(還能躲過的話)

マジな奴は付き合うぜ
(我就要認真奉陪一下咯)」

『痛恨你的實力,痛恨你的強大。

討厭你的執著,討厭你的盡事。』

「さあ、プライドでかかってこいよ
(來吧,賭上你的自尊放馬過來吧)

ヤワな遊びじゃ通用しない
(游戲般軟弱的手段可不管用)

小細工も正面突破も
(無論是小技倆還是正面交鋒)

見え見えの field of view
(看透一切的field of view)」

『所以必須超越這些不可。』

『超越你。』

「だってな~成長ってもんだろ
(因為啊~還有「成長」這麼一說吧)

立ち止まってちゃダルい
(停滯不前就太過鬆散了)

スキルアップしてレベルアップして
(提高技能提高等级)

次の自分になる
(成為全新的自己) 」

『比你練習更多的量,比你努力更多的心力。』

「結局そうじゃんね
(到頭來不就是這樣嗎)

努力なんてさ
(努力什麼的啊)

考えるより先に
(比起考慮不如先做)

wo-o-o-oh しちゃってんだって ah
(wo-o-o-oh 我可是做好了準備 ah)」

『就是為了與你同高。』

「映り込んでいるのは、意味と意志の矢印「Ha-ha, It's so cool」 
(裝滿大腦的,全是價值與意志的箭矢「Ha-ha, It's so cool」)

手に取るようにわかる「Ha-ha, and easy」
(像拿在手中一般明瞭「Ha-ha, and easy」)

流れを断て
(切斷來往)」

『與你對抗,奪得經驗;與你合作,傳最舒服的球給你,奪得高分。』

「逸らせないぜ
(不會離開視線的)

よく見える、オマエはこの視界の中だ
(看的清清楚楚,你就在我的視野裡)

どこにいても
(無論到哪)

何度来たって、オレの目には同じさ
(試多少次,在我眼中都是一樣的)」

『就是為了你的信任。

信任我傳給你球、信任我配合你得分。

然後承認我、認同我。』

「逃さないぜ
(别想逃過去)

その影も全てはこの視界の中だ
(一切身影都在我的視線中)

それでもまだ
(即使如此)

ついてくるなら
(還能躲過的話)

マジな奴は付き合うぜ
(我就要認真奉陪一下咯)」

『我,想要…

想要獲得你的承認!

想要獲得你的認同!』

「さあ、プライドでかかってこいよ
(來吧,賭上你的自尊放馬過來吧)

ヤワな遊びじゃ通用しない
(游戲般軟弱的手段可不管用)

小細工も正面突破も
(無論是小技倆還是正面交鋒)

見え見えの field of view
(看透一切的field of view)」

『我的心意,你有收到嗎?』

「安可、安可!」觀眾們都支持著,想要再聽高尾的歌。
「嘛、那接下來這一首歌呢,我想請我的Ace Monsignor上臺來跟我一起唱,」高尾看著綠間,伸出右手,道:「來吧,My Ace Monsignor。」
大家也把頭轉向綠間,他馬上不好意思的將頭別一邊。
高尾笑笑,直接跳下舞臺,走到綠間所在的位置,然後伸出手,「我的Ace Monsignor,看在我的面子上,能請您上臺,和我一起唱歌嗎?」
只見他「哼!」了一聲,然後又握上高尾的手起身,朝著舞臺走去。

『嘛、我的小真就是那麼的可愛啊~』

「這首歌獻給大家,希望大家聽了能信心滿滿呦~」高尾邊把麥克風遞給綠間,一邊說著。
「那麼,開始了喔~」
「呦呼~」觀眾們高呼。

——『謝謝你。』

「肩を落とす背中を濡らした
(灰心氣餒濡濕的肩膀)

冷たい粒が涙を隠して
(將冰冷的淚水隱藏)

どこか驕りがあったのだろうか
(任誰都有自己的驕傲吧)

最後、勝利へ届けない一歩に
(最後,在距離勝利一步之遠的地方)」

『那麼堅持、那麼不服輸。』

「雨はあがる
(雨停了)

このチームは
(這個隊伍)

始まったばかりさ
(現在才剛剛開始)」

『那麼堅強、那麼執著。』

「今日の痛み、悔しさ、明日へ連れて
(今日的痛苦、不甘,連同著明天)

ただ純粋に勝ちたいと思える自分で
(只是純粹的追求著勝利的自己)」

『受傷過還勇敢面對,明明遙不可及的光,卻還努力地去追尋、同步。』

「前を向いて、進もう、不安はないだろう?
(朝著前方,前進吧,沒有什麼不安吧?)

確信してる、オレ達は
(確信著,我們)

まだまだ強くなれる
(還能夠變得更強)」

『不可置信,你的堅強。』

「願うよりも確かな手段で
(比起祈願要用確實的手段)

汗をかいて摑みにいくんだ
(汗水無法抓住)」

『看著你的身影,聽著你的指揮。』

「近道はない
(沒有捷徑)

その努力が
(那份努力)

信頼に変わる
(會變為信賴)」

『接著你的傳球,那輕輕柔柔,卻不拖泥帶水,又非常準確的觸感。』

「今日の負けは、無駄じゃない、そう言えるかは
(今日的敗北,並沒有白費,之所以這樣說)

誰でもなくこれからの自分にかかってると
(無論是誰從現在開始超越自己)」

『我深深的感受到了。』

「ひとりひとり、心に、残した苦さを
(一點一點,將心中,殘留的苦楚)

次のバネに、そしてまた
(借助下次的機會,然後)

必ず戻ってこよう
(一定能變回曾經)」

『你已經夠資格了。』

「今日の痛み、悔しさ、明日へ連れて
(今日的痛苦、不甘,連同著明天)

ただ純粋に勝ちたいと思える自分で
(只是純粹的追求著勝利的自己)」

『我是不會那麼快就認同你的。』

「前を向いて、進もう、不安はないだろう?
(朝著前方,前進吧,沒有什麼不安吧?)

確信してる,オレ達は
(確信著,我們)

まだまだ強くなれる
(還能夠變得更強)」

『你的心意,我了解了。』

沒錯,我們

看著對方,扶持彼此。

是因為有你,我才能守護著你。

——我愛你。

——陪在我身邊好嗎?

——高尾?
——小真?

兩目交接,就了解彼此的意思了。

——我了解了,你的心意。

——也是。




F.I.N

感謝官方角色歌F.O.V(Field Of View) 高尾和成(CV:鈴木達央)、明日へ連れて 高尾和成&綠間真太郎(CV:鈴木達央&小野大輔)的贊助。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