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亞
繁字居多,还是個低产文的文废
转载文章前请先告知
高绿高中心/长谷部中心/岚姊中心
绿黑/高黑/燭压切燭/日压切/压切不动/压切俱利/斑岚/泉真/泉岚
 

《【合奏明星】泉嵐 碎片01 隱藏》

※時間線設定在DDD之後一陣子。
※劇情自行捏造,請注意
※泉嵐屬於官方,OOC屬於我
※有bug(?)注意



第一章 隱藏

『我們大家,一直隱藏著自己的心意。』

鳴上嵐回憶起曾經在某一本書上讀過這一句話,自始至今一直摸不清其中的意涵。
他停下動作並思考著,卻在極力思慮之際,被眼前的人拉回現實──

「發什麼呆啊?是嫌練習的次數太少嗎?」

他看向眼前的那人,沉穩的灰色髮絲、以及冰冷的湖藍色雙眼。
望進去,深不見底。
猶如真正的湖泊一般,迷迷茫茫、變化莫測、難以捉摸。

……嗯,或許真的是如此吧。

他如此想著。

§

作為一個完美的偶像,鳴上嵐絕對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輕易達成、甚至到達極致的地步。
或許是本身就擅長、或許是本來就喜歡表現,又或許是──兩者兼有。
細緻柔和的聲線哼起曼妙的旋律、柔韌且帶勁的舞蹈在細節部分連起可愛的花樣動作、但卻又不顯累贅,似乎要將人融化的笑顏及臉頰上微微泛起的粉紅,濃密輕顫的睫毛覆上眼眶,拋出了所謂的「媚眼」,彷彿是要掀起襲捲一切事物的、強悍的暴風雨般,俘虜世界、震懾人心。
但是,在那樣光亮繽紛的表面下,從來沒有人想過他最白淨、最單純的原型,又是如何。

好不容易結束了演出,鳴上嵐退至舞台兩側時拋出了飛吻,並且擺著笑容向粉絲們揮了揮手後,才終於完全退下場。
拖著有些疲憊的身子來到了置物櫃前,鳴上嵐打開了櫃子,褪下身上所著的表演服、拿出將換上的衣物後並穿上。
像這樣連續演出的情況遇到過許多次,而這次也只是那許多次中的其中一次,為了就是打響、復興Knights的名號,而不再衰敗。
他當然也清楚。當年Knights的內鬥與爭權,他也不是不知道;DDD的監禁事件,他也不是不曉得。
所以,為了挽回原來的名譽,只能不斷、不斷地表演及參加活動,以提高外界對他們的評價──即使不惜身體的健康。
「真是累人吶~人家都感覺骨架子快散了。」鳴上嵐噘起嘴、擺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他坐到椅子上並脫下襪子後,能清楚地看見紅得發腫的腳趾頭。
鳴上嵐輕輕揉了揉趾頭後將腳側過,不讓休息室內的團員們看到他腫起來的腳趾。
畢竟他的靴子與其他人的不太相同,腳跟比其他人的還要再高上五公分。在舞台上唱唱跳跳時,可是比其他成員所穿著的一般靴子還要相當地磨腳。
愈發疼痛的紅腫使得他的身子縮了一下,而後又快速鎮定下來,強迫自己必須忍耐這份痛楚,為了復興以往的名聲,這種小傷不值得一提。
鳴上嵐快速穿回襪子及原本的運動鞋,打算早點回家休息,讓腳趾可以消腫一些。
站起身子,努力將走路姿勢顯得正常,並且擺出一如既往的表情,不讓腳的傷而感到刺痛及不舒服的心情表現在臉上:「人家先離開囉~時間不早了,人家想早點回去休息睡美容覺♪」
他不想讓任何人擔心,何況在這種關鍵時刻,他更不能在中途因為小傷、而放棄自己心中所設立的、必須達成的目標。
說完話後隨即帶上門把,鳴上嵐離開他們所待著的準備室。
如果紅腫一直持續的話,是會影響到未來的活動及練習的,況且活動都是自己一手接下的,不能說接下了卻又不參加。
要說鳴上嵐是個很愛逞強的人,對,他就是。
為什麼?因為他不想將封存在心底最脆弱的部分給別人知道。
回到家之後,鳴上嵐馬上拿出消腫止痛藥均勻塗抹在腳上,並且減少走路的次數。
這樣應該就行了……。他如此想著。人為什麼這麼的脆弱、複雜呢?
而這個問題卻怎麼樣也得不出答案,只好擱在心裡,默默地在心底愈發萌芽。

紅腫是一天一天累積起來的,愈積愈腫,而昨天是最腫的一次。
鳴上嵐從鞋櫃中挑了雙最舒適的運動鞋,以免練習時影響恢復。
憑自己的實力,練習的時候稍微裝一下,應該可以補足腳的問題。
然而他壓根兒忘記他們隊伍裡有個極度擅長挑毛病的隊員。
「停。」瀬名泉一聲令下,音樂立即停止,其他人也跟著停下了腳步。瀬名泉再度開口:「なるくん,從今天練習的開始一直到現在為止,你的舞步全都慢了半拍,是怎麼回事?被かさくん傳染了嗎?」
「嗯?」鳴上嵐將視線對上質問他的那人身上,「沒什麼,只是有點疲憊,精神恍惚而已……。」
「做好身體健康的管理是身為偶像的常識吧?」
「真是的~泉ちゃん太咄咄逼人了啦。」
「瀬名先輩!請不要這麼說!司還是有跟上各位前輩的tempo的!」朱桜司皺眉,有些起伏的聲線表達出他的情緒,然後又向著另一邊開口:「鳴上先輩,如果你覺得tired的話,稍微坐著relax一下吧?」
「不,人家沒事的。謝謝司ちゃん的關心♪」鳴上嵐擺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努力讓對方不用擔心。
而瀬名泉只是撇了撇嘴,哼了一聲之後又再度按下音樂的開始鍵,「沒事就繼續,幾天後還有表演,不要怠惰啊?」
「是、是,嚴厲的瀬名先輩。」
雖然在最後撐過了練習,但在結束的那一刻起,因刺痛而麻掉的雙腳卻再也無法出力,鳴上嵐抽噎起長長的嘶鳴聲,然後跌坐在地上,雙手抱著腳,全身只剩下汗及腳上的痛。
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瀬名泉馬上脫下鳴上嵐的鞋子及襪子,隨後就看見了腳的紅腫及破掉的水泡。
把急救箱拿過來後慢慢扶起鳴上嵐的朔間凜月看到那瘡痍的雙足後驚嘆了一聲,便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望向自家目前的代理隊長。而朱桜司則在一旁看得哇哇大叫。
簡單地做了個處理之後,瀬名泉拿起了鳴上嵐的鞋子,隨手就扔在鞋子主人的面前,「有傷了為什麼不說?」
「……」
「你是不要你的腳了是不是?なるくん?」
鳴上嵐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著自己那殘破不堪的雙足。
「要是你在表演中因為腳傷倒了下去該怎麼辦?」
「……你什麼都不懂。」
「啊?」
「泉ちゃん你什麼都不懂!」過於激動且顫抖的聲音聽得出來他不穩定的情緒,鳴上嵐低著頭,用手擦了擦即將掉出來的眼淚,「……你們回去。」
「な……!」
「回去!泉ちゃん、凛月ちゃん和司ちゃん都給我回去!」
鳴上嵐那從未見過的暴躁脾氣使得他們都愣了一下,在擅長看場面的朔間凜月以眼神執意要趕快回去不要再待下去之後,還沒念完的瀬名泉和擔心過度的朱桜司才妥協,速速整理完就馬上離開練習室。
腳步聲逐漸消失後,鳴上嵐才敢流下眼淚,縮在原地無聲地啜泣著。

「真是,真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瀬名泉名泉拎著書包,不知道是不是對著與自己並肩而行的朔間凜月講話。
朱桜司在門口就被管家載走了,而剩下的瀬名泉和朔間凜月則是選擇一起回家。
朔間凜月聽完對方的話後,看著對方頓了頓,「セッちゃん好像不知道吧,ナッちゃん為了Knights所付出的努力。」
「……哈啊?」

哭完之後,鳴上嵐無力的收拾好自己的包包然後穿上鞋子,在思考著隔天是否請假在家不出門,並且扶著牆壁一步一步緩緩地走到練習室門口的時候,門扉卻意外地打開了。



——————————————>

雖然寫下來腳痛的原因好像很扯,但是我……
曾經穿皮鞋因為不合腳所以磨壞了腳跟,痛了一星期。
曾經穿高幫布鞋因為質料太硬太厚所以磨破了腳踝的一層皮,快半個月才恢復。
嘛還是因人而異,反正我覺得這樣的狀況是有可能發生的……(呃
請原諒我文筆差(ヽ´ω`)沒時間寫沒時間修稿(不是問題

 
评论(4)
热度(21)
© 傑亞/Powered by LOFTER